亚洲国际娱乐城,亚洲国际娱乐城官网

楚洛寒龙枭小说在线阅读,医生小妻拥入怀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言情小说
  • 热点:小说,全文
  • 扫一扫微信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医生小妻拥入怀是最新连载小说,医生小妻拥入怀最新章节免费阅读,讲述了楚洛寒龙枭之间的一段感情故事,王牌内科医生楚洛寒,结婚已有三年。却无人知道,她的丈夫就是江都

    医生小妻拥入怀是最新连载小说,医生小妻拥入怀最新章节免费阅读,讲述了楚洛寒龙枭之间的一段感情故事,王牌内科医生楚洛寒,结婚已有三年。却无人知道,她的丈夫就是江都第一豪门龙家大少——人人闻风丧胆的枭爷......更多精彩章节请点击医生小妻拥入怀小说在线阅读吧!

    医生小妻拥入怀小说全文已出。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小宝 ,回复小说名字即可阅读完整版。

    第1章 让人闻风丧胆的男人

    “疼吗?”

     

    “不……”

     

    “这样呢?”

     

    “也不……”

     

    “这样呢?”

     

    “啊——疼!”

     

    急诊室里传来一个男人鬼哭狼嚎的声音,接着便是一道平静、甚至有些清冷的女声。

     

    “急性阑尾炎,马上安排手术。”

     

    诊断完毕,护士将呻吟着的病人带了出去,楚洛寒摘下手上的医用手套,面无表情的丢进垃圾桶,然后开始行云流水般写病历单。

     

    刚把单子写好,便听到门外传来几个护士刻意压低的议论声。

     

    “楚医生不愧是咱们内科最好的大夫啊,刚才的手法真是名不虚传。”

     

    “是啊,不过可惜了,楚医生什么都好,就是运气不好,到现在都还没结婚。”

     

    “倒也是呢,楚医生这么厉害的女人,谁敢要啊?”

     

    议论声渐渐远去,楚洛寒下意识的将手伸到了雪白大褂的口袋里,指尖碰到了那枚价值不菲的婚戒。

     

    运气不好?

     

    到现在都没结婚?

     

    没人敢要?

    楚洛寒龙枭小说在线阅读,医生小妻拥入怀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这样刺耳的字眼儿,可真是令人不舒服,不过,对已婚三年的楚洛寒来说,类似的议论她早已经免疫了。

     

    只是想来讽刺,结婚三年,她和那位名誉上的丈夫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说是夫妻,却比路人甲还要陌生。

     

    呵呵,那是有多嫌弃?

     

    楚洛寒止住了思绪,伸手拿出夹板,准备查房。

     

    医院充斥着消毒水味道的走廊,精致的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发出均匀的清脆声响,楚洛寒白大褂的一角随着走路的步伐而轻轻摆动,简单的工作服被她穿出了别样的气质。

     

    脚步刚刚走到转角——

     

    “刚才我看到咱们院长急匆匆跑去急诊室了,好像有什么重要的病人,天哪,什么样的病人能请得动院长亲自过去?”

     

    “这个谁知道,京都大官儿多,有钱人也多,人吃五谷没有不生病的。”

     

    “可是,你想想,能让院长亲自去的,又有几个?”

     

    几个人低声嘀咕,很显然,没有。

     

    楚洛寒嘴角扯开一抹有些嘲弄的弧度,没有波澜的眸子依然平视前方,脚步声由远及近,正在议论的护士便识趣的闭嘴了。

     

    三五个护士不约而同的贴墙站立,齐刷刷的低头问好。

     

    “楚医生……”

     

    “楚医生好……”

     

    护士们的问候声也没让楚洛寒放慢脚步,惯常冷肃的气场,就是她的标签,虽然只是普通医生,却因为这冷静、肃然又清高的气质,为她换来了众人的侧目。

     

    楚洛寒只是象征性的点点头,一手拿着夹板,一手插在白大褂口袋里,修长的双腿迈向病房……

     

    查完房,楚洛寒走到卫生间,站在盥洗池前,将夹板放在木架上,附身开始洗手。

     

    “楚医生,脸色怎么这么差?没休息好吗?”同科室的苏美琪关切的问了问。

     

    脸色差吗?

     

    “大概是最近有点累吧。”楚洛寒随口答了一句。

     

    “女人还是要多爱自己一点,虽然你没有男人……呵呵,我意思是,你虽然是单身贵族,但身体是本钱。”

     

    又是这个恼人的话题,楚洛寒不语,苏美琪自知失言,便抽身离开了。

     

    望着镜子里面小巧紧致的鹅蛋脸,楚洛寒不由暗忖,难道真的被护士们的议论影响到情绪了?

     

    凉水顺着手背流淌,带着丝丝冷意,因这有些刺激的凉,镜子中的女人眉心紧紧一皱。

     

    或者说,心轻轻一抽。

     

    该死的,她怎么会突然想到他?

     

    明明早就在那件事发生过之后告诫过自己,这个男人,她今生今世都不会再爱!

     

    即使曾经刻骨铭心!

     

    即使曾经爱到疯狂!

     

    手,再次碰到戒指的指环,这枚随身携带的移动“金库”是为了应付不时之需,毕竟,那个男人如果突然要求见面,她手指光裸着总不合适。

     

    “楚医生!原来你在这里!快,跟我来!院长需要助手,指名让你过去呢!”

     

    护士声音急促,额头上还冒着汗,看起来情况很紧急。

     

    “好!”楚洛寒冷静的应了一声,拿起夹板疾步快跑过去。

     

    急诊室气氛紧张,空气中都是被一股惶恐凝结的味道,楚洛寒心道,究竟是怎样厉害的角色,居然能让鼎鼎有名的院长也紧张至此。

     

    楚洛寒走到病床前,大脑“轰隆”一声炸响,浑身上下的关节像是被强力胶水黏住一般无法动弹,蓦然瞪大的眼睛盯着床上脸色苍白却英气逼人的男子,心,一阵战栗!

     

    床上剑眉深锁的男人健康的小麦色肤色溢出细密的汗水,矍铄的眸子释放出比隆冬白雪还要冰冷的寒光,翘挺昂然的鼻翼下,薄如刀锋的唇抿成了一道线,虽不发一言,却让人不敢近身。

     

    怎么会……是他!

     

    “愣着干什么!病人胃出血,马上准备治疗!”

     

    院长一声断喝,楚洛寒一个激灵回过神来,让院长劳师动众的当然不是什么重大病情,而是眼前举足轻重的病人。

     

    他……当之无愧是值得院长亲自操刀的人物。

     

    他是何人?

     

    京都跺跺脚就能让股市抖三抖的龙氏总裁——龙枭。

     

    凭借庞大的龙氏资产稳坐富豪榜,旗下不光有占据一条街的娱乐城,更有几十个房产、珠宝、传媒、服装、电子等子公司,他的身价有多少?估计他自己都不知道。

     

    最重要的一点,他就是楚洛寒结婚三年却不被外人所知的——丈夫。

     

    记忆中从不生病的龙枭此刻被疼痛折磨的额头青筋暴起,深不可测的眼睛转向一侧,刹那间,鹰隼直直刺向了楚洛寒,毫无温度的犀利瞳孔,明显的不悦。

     

    都病成这样了,还不忘用眼神威吓她?

     

    呵呵!她还真是有本事!

     

    胃出血并非要命的病,院长又是资深专家,很快龙枭就脱离了危险。

     

    楚洛寒魂不守舍的走出急救室,垂头坐在长椅上,一颗心扑通扑通乱了节奏。

     

    她以为,她可以心如止水的;

     

    她以为,她可以毫不在乎的;

     

    她以为,她对他已经没有感觉了,

     

    谁知,他一个饮酒过度胃出血,她就全乱了,他冷漠疏远的眼神,还是让她心寒了。

     

    扯下手套,楚洛寒摸出戒指,全球仅此一枚的高端定制南非钻石,当初套在她无名指上时多么灿烂夺目,只是男人附身说的话,还有奢华无匹的海湾婚礼,到头来不过是为了完成一场游戏。

     

    呵——

     

    心里的剧痛如同刀割,但再大的痛也抵不过三年前那一次了,所以,楚洛寒把戒指塞回去,收拾起凌乱的思绪,扶着膝盖站了起来。

     

    回到值班室,楚洛寒抽出病例审阅,不记得忙了多久,办公室门被叩响了。

     

    来者,是院长。

     

    楚洛寒忙起来,并不擅长缝领导就谄媚的她,对院长却是由衷敬重的,于是自然的扬唇微笑,“院长,您怎么亲自来了?”

     

    院长人已中年,慈眉善目,眉眼一弯,笑出了几道皱眉,“小楚啊,刚才辛苦你了。”

     

    心里略惊,这不是分内事吗?

     

    不等楚洛寒再说话,院长继续道:“接下来,恐怕还要继续辛苦你几天。”

     

    院长所谓的辛苦几天,竟是让她做龙枭的专职医生,全程陪护,不得有任何闪失。

     

    不知情的院长只是觉得楚洛寒医术高超,而且她年轻貌美,“伺候”这位难惹的大老板正合适。

     

    她却如临大敌,心如注铅。

     

    高跟鞋迟缓的踩在地板上,楚洛寒一次次咬唇。

     

    进去了说什么?

     

    假装不认识?

     

    还是以妻子身份?

     

    岂料,楚洛寒脚步刚踏出电梯口,眼前黑压压的人影就挡住了她的视线。

     

    医院走廊挤满了手持话筒和摄影机的记者!

     

    “莫小姐,之前就传闻您是龙少的绯闻女友,现在您亲自照顾龙少,是不是在宣布两人正式交往呢?”

     

    “莫小姐,您和龙少一直都是媒体公认的天造地设的一对儿,现在公开关系是以结婚为目的要交往了吧?”

     

    “请问莫小姐,您现在是炙手可热的一线明星,是否愿意为龙少退居幕后做豪门太太呢?”

     

    楚洛寒脚底生根,还没来得及走过去,白大褂罩着的身躯紧紧的一绷。

     

    “如果我和枭哥日后成婚,我当然愿意放下所有的工作全心全意陪在他身边,照顾他,关心他,做一个称职的好太太。”

     

    莫如菲的声音柔软如糖,腻的发酸。

     

    衣着性感的女人,烫染的栗色波浪长发垂在背上,后背裸露的大片洁白肌肤与发丝相得益彰,似雪的手臂,妩媚的红唇,拼出一个她再熟悉不过的名字!

     

    莫如菲!

     

    莫氏集团千金小姐,同时也是时下最炙手可热的一线明星,她的脸贴满了公交车封面、电子屏幕,是国民宅男女神。

     

    “哇!莫小姐你真是个好女人,两位近期有结婚的打算吗?”

     

    “莫小姐事业如日中心居然愿意为枭爷息影,真让人感动……”

     

    ……

     

    呵!

     

    如果不是她事先认识她,也一定会觉得这个娇俏美艳的女人赏心悦目,但现在,她只能给出一个评价——满腹心机的绿茶婊!

     

    问答还在继续,不经意间,莫如菲瞥见了人潮后的那抹白色,骄傲的唇线抹开得意,温柔的笑道:“近期还没有结婚打算,等我们结婚,一定会告诉大家的。”

     

    楚洛寒摸到口袋里的手机,别过头,“保安部吗?马上到VIP病房,有人扰乱秩序。”

     

    放下电话,楚洛寒轻轻扬眉,莫如菲,即便我在龙枭面前一败涂地,也绝对不允许你蹬鼻子上脸!

    医生小妻拥入怀小说全文已出。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小宝 ,回复小说名字即可阅读完整版。

    第2章 呦,小三儿上门了

    安保人迅速清理现场,将记者全部疏散开,“楚医生,我们工作疏忽,给您添麻烦了。”

     

    楚洛寒冷然微笑,“我不麻烦,但耽误了贵宾的病情,就真不合适了。”

     

    安保人员知道这里面住的非富即贵,当下了然,纷纷致谢。

     

    人群散去,寂静如初,莫如菲剑拔弩张,“楚洛寒,本事不小啊,成医院的一方霸主了吧?”

     

    楚洛寒鼻端冷哼,“这就是凭本事吃饭和凭脸皮吃饭的区别。”

     

    莫如菲趾高气扬,“羡慕啊?还是自卑呢?不管凭什么,现在站在枭哥身边的人是我,陪伴他的人也是我,照顾他衣、食、住、行、睡……的,也是我。”

     

    一个“睡”字,她拉长尾音,说的极其暧昧。

     

    就不信你楚洛寒没感觉!

     

    楚洛寒冷笑,“照顾的可真好,都照顾的胃出血住院了,莫如菲,你功不可没啊!”

     

    莫如菲咬牙切齿,没想到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楚洛寒!你别在我面前得意,终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让你跪着求我!”

     

    莫如菲高跟鞋“咔!”跺了一下地板。

     

    “等到那天再说吧,大明星。”讽刺之意,溢于言表。

     

    楚洛寒迈步,打开病房门。

     

    她动作极快,利索,干脆。

     

    莫如菲咬紧牙关,攥住拳头,楚洛寒,你这个贱人!

     

    恨天高的高跟鞋咔哒咔哒一路小跑,抢在楚洛寒之前扑到了床前,莫如菲心疼的泫然欲泣,“枭哥,我接到电话就从片场赶来了,吓死我了。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胃出血啊?以后不要喝那么多酒好不好?”

     

    娇俏的声音,撒娇的语调,魅到恶心。

     

    简直,聒噪!

     

    床上面无表情的男人冰冷双目没有情绪,“这么忙?回去好了。”

     

    楚洛寒嘴角轻轻一扬,看来这位,也没讨到好处。

     

    但莫如菲与楚洛寒不同,即便撞了南墙也绝不回头,说好听了,有恒心,说难听了,脸皮厚。

     

    “哎呀,我刚才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工作哪有你重要?胃还疼吗?我摸摸……”说摸,这就要下手了。

     

    还真当自己是个角儿啊!

     

    她看不见的时候,这对野鸳鸯爱怎么搞怎么搞,但是当着她的面,动手动脚就绝对不行!

     

    楚洛寒不再犹豫,一步上前,白亮的身影闪进来,微微带笑的脸上,三分嘲讽,七分霸气。

     

    “莫小姐,把手拿开。”

     

    一声“莫小姐”,冷漠的全无往日情分。

     

    莫如菲心里不服,但也不敢继续下面的动作了,缩回手环臂冷笑,“我当是谁呢,这不是堂堂有名的楚医生吗?”

     

    楚洛寒睥睨莫如菲,“不止吧?莫小姐好好看清楚,我还是他的妻子。”

    楚洛寒龙枭小说在线阅读,医生小妻拥入怀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直接了当宣布主权,堵的莫如菲脸色一青。

     

    若单单当着龙枭的面,她可说不出这句话。

     

    龙枭剑眉轻轻一皱,没反驳,也没认同。

     

    这样的无视激起了莫如菲更大的挑衅欲,声音都提高了八度,“妻子呀?楚医生,试问哪个妻子和丈夫结婚后还分开居住的?试问哪个妻子进门三年却连一个孩子都生不出的?”

     

    一番话夹枪带棒,冷漠讽刺,极尽挖苦。

     

    楚洛寒下意识的去看床上的男子,他眉目清冷,薄唇封缄。

     

    早该知道如此的,居然还傻傻的以为他会出面帮她。

     

    三年了,还不习惯吗?

     

    是,习惯了,也不需要了。

     

    “呵,莫小姐对我的事果然如数家珍,但我好心提醒莫小姐一句,再怎么样我也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而你,挤破头也就是个登不上台面的小三儿。”

     

    气压低的一触即发,莫如菲对楚洛寒满腔的恨意波涛翻滚,不管是三年前还是三年后,她始终占不到一丝好处。

     

    这一次,楚洛寒不过是轻轻一挑就让她情绪失控了。

     

    呵,还真是不长进。

     

    莫如菲冷冷一笑,“那又怎样?枭哥爱的人又不是你,占着个没用的虚名而已!摆什么姿态!”

     

    楚洛寒口袋里的手紧了紧,她一语道破,将她的难言之痛说的那般刺骨,宛若一只手伸到了她肚府中,对准心脏狠狠一掐!

     

    这三年,她和龙枭基本上是名义夫妻,除了新婚之夜醉酒后的他粗暴的占据了她的初次,这三年,两人共处一室的日子寥寥无几,即便是被迫共处,也都是不欢而散。

     

    说白了,她顶着龙家少奶奶的名分,整整守了三年的活寡。

     

    楚洛寒才不上她的当,转念,矜贵冷肃的一笑,“不错,就是这个没用的虚名,你只能远远看着我,觊觎我的男人,我的名分。而我,始终是龙家的少奶奶。”

     

    不轻不重的解释,连主人的架子都懒得摆,但这一局,莫如菲完败。

     

    莫如菲拿出杀手锏,摇摇龙枭的手臂哭的梨花带雨,“枭哥,你听听,这个女人说话真是不要脸!明知道你不喜欢她还死皮赖脸的霸着你!呜呜……”

     

    楚洛寒凝眉。

     

    哭泣,眼泪,多么简单便捷的女人武器,可惜了,她从来不会用,也不稀罕用。

     

    即便痛到心死,痛到绝望,痛到筋骨寸断,她也不会在龙枭面前掉一滴眼泪。

     

    龙枭看看莫如菲,瞬间,凛冽如刀的目光扫向楚洛寒,“出去。”

     

    两个字,如刀似剑,他刚才居然让她出去?!

     

    护绿茶婊护到了这份儿上,他还记不记得谁是他的妻子!

     

    也是,她算是哪门子的妻子?她就是个春联挂画,逢年过节拎出来展示展示,节日过了压箱底看都不看。

     

    楚洛寒好脾气的抽了抽嘴角,皮笑肉不笑的道:“出去?你是我的病人,我是你的主治医师,现在医生要替病人检验伤口,要说出去,也应该是闲杂人等。”

     

    一句闲杂人等,挑明了莫如菲的身份。

     

    三年前亲如姐妹,她甚至为了她差点没了命,她却想方设法爬上她男人的床,设计让她陷入众矢之的。

     

    她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她可不行。

     

    莫如菲哭的更凶,眼泪流的哗哗响,不愧是演员,哭戏都不用酝酿,把自己演的像受气小媳妇儿。

     

    谁搭理你!

     

    龙枭不耐的冷声呵斥,“出去,别让我说第三遍。”

     

    楚洛寒攥着病例夹的手,力道加深,他的话化作一道有形的巴掌,当着小三儿的面“啪”掴在她脸上,登时火辣辣的疼。

     

    楚洛寒笑不出来了,她青葱十指卷成拳,“我是你的主治医生,必须替你做检查,我也不想再说第三遍。”

     

    话音硬生生的落下,楚洛寒直接跨步床前,胳膊肘一推就把装较弱的莫如菲推到了后方一米外。

     

    莫如菲嘴巴张了张,完全没想到楚洛寒会这么做!

     

    龙枭凌厉的目光盯着楚洛寒,似要将她贯穿。

     

    楚洛寒利索的戴上听诊器,撩起他的上衣,冰凉的器械贴着他的皮肤,男人被接触到的皮肤猛地一紧。

     

    听完心跳,楚洛寒重新将听诊器挂上脖子,从口袋里掏出小型手电筒,“张嘴。”

     

    龙枭:“……”

     

    楚洛寒有些不耐,“我说,张嘴。”

     

    身后的莫如菲看呆了!

     

    “楚洛寒,你怎么跟枭哥说话呢!”

     

    楚洛寒鸟都不鸟她,继续盯着龙枭的唇,手电筒的光打亮了他完美的唇线,楚洛寒只觉得喉咙一紧,就是这双唇,曾经疯狂的蹂躏过她的唇,沿着她的锁骨,吻遍了她的全身……

     

    “要么闭嘴,要么出去。如果诊断有误,你能负的了责任吗?”

     

    莫如菲心里憋着一股气,倒真的不敢说话了。

     

    龙枭眉头一拧,张开了嘴巴。

     

    “伸舌头。”

     

    龙枭:“……”

     

    “好了。”

     

    楚洛寒啪嗒关上手电筒,放回口袋,在病历上行云流水的写了几行字,医生专用字,写的跟鬼画符似的。

     

    莫如菲好奇,探着脑袋去看,楚洛寒大大方方将病例送到她眼前,“看得懂吗?”

     

    语气,讽刺。

     

    莫如菲被噎了。

     

    龙枭深不可测的眼眸打量楚洛寒,心底好像被什么东西轻轻触到了开关,生出一股莫名的异样思绪。

     

    楚洛寒刚才的一系列举动,触到了龙枭的逆鳞,一股烦躁充斥在头盖上,被女人吆五喝六,枭爷心里很不爽。

     

    “现在,滚出去。”

     

    楚洛寒“啪”合上笔,心狠狠一痛,脸上没有一丝波澜,“完事儿了,不用你请,我自己会出去。”

     

    话毕,楚洛寒昂首离开病房。

     

    “啪!”

     

    刚转身,玻璃茶杯被摔碎的声音刺痛耳膜,她脚步未停,表情却狼狈不堪。

     

    这个杯子,他是想砸在她身上的吧?

     

    厌恶,竟然已经到了这个程度。

     

    “枭哥你别生气,跟这种女人生气不值得,枭哥你消消气,楚洛寒这个贱人……”

     

    后面是什么,不想再听了。

     

    走廊有风吹过,寒意侵来,楚洛寒无波的脸上藏着满心的兵荒马乱。

     

    赢了莫如菲又如何?

     

    于他,她永远都是输家,永远没有翻盘的余地。

     

    自嘲的扬扬头,楚洛寒吐纳一口气,折身走回值班室。

     

    下午有几个急诊,忙完已经是五点多。

     

    今晚不是楚洛寒的夜班,但院长要求她“二十四小时”照顾龙枭,她只得临时加了个夜班,晚上在医院心神不宁的吃了饭,回到值班室,几个闲的无聊的护士又在议论。

     

    “莫如菲今天来咱们医院了,贴身照顾VIP的龙枭,记者围了一条走道啊!那场面,太震撼了!”

     

    “这么说莫如菲真的和龙枭在一起了啊?果然啊,有钱男人都喜欢性感明星,嫩模什么的。”

     

    “龙枭长的那么帅!他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啊!成千上万的女人等着被他翻牌子呢!要是能和龙枭共处一晚,死都愿意了。”

     

    “瞧你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世面我见过,但这么大的世面,我还真没见过。”

     

    楚洛寒脚步声传来,护士们便噤声了。

     

    “楚医生……你也值夜班啊?”一个护士小心翼翼的问。

     

    楚洛寒翻开一本医书,看着,低声应了一下,“嗯。”

     

    另外几个护士互相递眼色,大着胆子问,“楚医生,听说院长让您照顾龙枭……那,晚上查房的时候,您带谁去啊?”

     

    照例,主治医师查房会带着一两个护士,楚洛寒是空降VIP病房的内科医生,这里的护士她可以随意支配,楚洛寒翻了一页书,淡漠的扫着黑字,“嗯?”

     

    护士们见到胜利曙光,殷勤请缨,“楚医生,能不能带我去啊?”

     

    “还有我……”

     

    “还有我……”

     

    楚洛寒扫了一眼值班护士,大晚上值班的确无聊,是该找点乐子提提神,但,龙枭是谁想看就能看的?

     

    笑话。

     

    怎么说,那也是她的男人,她虽不能独享,也不会大方到与人共享。

     

    “我自己去。”

     

    护士们:“……”

     

    “叮铃铃……”

     

    单调急促的铃声突然响彻值班室——

     

    “小楚,你怎么回事?我是看你做事成熟稳重才让你去当冷枭的主治医师,你竟然连病人发烧都不知道?你是医生,胃出血发烧多严重还需要我教?!”

     

    劈头盖脸一顿批评让楚洛寒傻了眼,冷枭居然发烧了?

    医生小妻拥入怀小说全文已出。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小宝 ,回复小说名字即可阅读完整版。

    第3章 枭爷失控,野蛮占有

    吵架的时候不还好好的?

     

    额,等等,吵架已经过去好几个小时了。

     

    “我……”

     

    “别你了,现在马上去冷枭病房,好好跟他道个歉,他要是一气之下把你开了,别怪我没保你。”

     

    道……歉?!

     

    “院长……”

     

    “道歉还是滚蛋,你自己选!”

     

    啪嗒!

     

    电话挂断了。

     

    楚洛寒唇瓣紧咬,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冷枭在的地方,永远都不安宁。

     

    几个护士自觉的往两边挪了挪给楚洛寒腾出一条大道。

     

    院长最后那句话,整个值班室的人都听到了,小护士们当然不敢这个时候招惹楚医生,一票人齐齐裂开嘴。

     

    “楚医生,一会儿您自己去,多加小心……”

     

    “楚医生,这边我们顶着,您放心……”

     

    心情沉重的在走道上踱来踱去,楚洛寒面如死灰,让她道歉,让她说对不起,还不如直接滚蛋。

     

    但转念一想——

     

    她和冷枭的婚姻如巨浪中的残舟,随时会翻船,如果真的失业了,保不齐就婚姻事业两失意。

     

    而且,多丢人!

     

    思来想去,不能走。

     

    楚洛寒下定决定,推开房门——

     

    龙枭靠在床上,手里拿着一份秘书送来的卷宗,沙沙的翻阅,斜飞入鬓的剑眉微微展着,脸色恢复了大半。

     

    “……”

     

    这哪儿像发高烧的样子?

     

    楚洛寒进门后,龙枭好像压根没看见她。

     

    存在感,还得自己找,捡起语言功能,“听说,你发烧了。”

     

    即使错在自己,她依然可以不卑不亢,平静的语气说出了公事公办的话,连一丝润色都没有。

     

    当年她说话总是斟词酌句,换来的却是他的冷嘲热讽,如今词穷了,脑汁用完了,懒得了。

     

    龙枭未抬头,修长干净的手指捏着洁白的打印纸,双目盯着合同条文,不急不躁道:“病人发烧与否,主治医师难道不知?”

     

    他轻轻咬住“主治医师”几个字,漫不经心的讽刺。

     

    她见怪不怪,反正不管她做什么都是错的,一件错,十件错,件件错。

     

    楚洛寒提着一颗心,目光不听使唤的游离在他夺人心魂的五官上,他的眉眼,他的鼻梁,他的唇,都是无声的咒符,让她夜夜回想,让她经久不忘。

     

    “看来,你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我就不留在这里碍眼了。”

     

    楚洛寒强打精神,就算退场,她也得漂漂亮亮的退,不能像只丧家之犬。

     

    床上的男人旋开钢笔,一手捏着文件,一手执笔,龙飞凤舞的签名刷刷挥就。

     

    听到她那句“不碍眼了”,龙枭的眉骨不经意拧了一下,合上文件,拿起另外一本,手伸到桌面,端了茶水,啜饮一口,慵懒的靠着软软的靠背,慢慢品味。

     

    他这不急不躁的样子,看的楚洛寒心里紧巴巴的,龙枭几个意思?

    楚洛寒龙枭小说在线阅读,医生小妻拥入怀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双脚站麻之前,龙枭终于“喝完茶”了,平静如水又冰凉如霜的声音传入耳畔,“不例行公事了?楚医生。”

     

    思绪回笼,楚洛寒纤瘦的身影立在床头,拿出病历本,好,那就例行公事。

     

    “烧已经退了,目前温度三十六度五,今晚我会继续观察。”

     

    枭爷,无话。

     

    “有没有出现血水反流?”

     

    “胃还痛吗?”

     

    “有没有灼烧感?”

     

    审阅卷宗的龙枭一言不发,连看都没看她一眼,他周身覆着一圈冷气,嗖嗖的喷冰渣子。

     

    他不说话,她也不能随便打钩,望闻问切后,楚洛寒觉得龙枭恢复的算不错,于是友情附赠了几句话。

     

    “你胃出血是过量饮酒引起来的,所以未来一个月内一滴酒都不能喝。”

     

    “饮食清淡为主,最好喝粥做食补,在完全好之前最好不要喝浓茶。”

     

    “不要空腹喝牛奶,会引起胃酸过度分泌……”

     

    她还没说完,龙枭的鹰隼已经直射过来,他清冷的目光锁住她的视线,一刀一刀凌迟她,时光仿似暂停,室内气压突降。

     

    “还有什么废话?”

     

    他几个字堵上来,她便顿失滔滔。

     

    废话?她说了这么多对他来说都是废话?

     

    龙枭,你果然是龙枭。

     

    楚洛寒刷刷刷打了好几个对钩,看来他真的没问题了!

     

    “没了,说完了。”

     

    果然!她就不该自取其辱!

     

    男人微不可察的蹙着眉,对这个女人来说,面对丈夫只会说这些官方医嘱?

     

    呵——

     

    “很好。”

     

    冷冰冰的两个字,他的态度无须赘述。

     

    龙枭再度伸手端茶,发现茶杯空了,俊脸闪现不悦,“倒水。”

     

    楚洛寒水眸一眯,倒水?她是医生,不是护士,倒水这种事……

     

    理论上如此,楚洛寒的行动却是另外一回事,看在他已经病成这样的份儿上,她决定配合一次。

     

    倒了一杯热水,放在案几上,还好心提醒了一句,“有点烫。”

     

    但,龙枭没有任何反应,斜睨一眼白衣下摆,又移到白瓷杯上,长指捏着杯把手,放在唇边轻轻一吹。

     

    他自然流畅的动作,让楚洛寒没出息的心笙荡漾,眼睛连着心,痴痴看呆了。

     

    都说龙枭是女人克星,是男人公敌,是商界天才,是业内传说,楚洛寒也未能免俗,她得承认,面前男人独特的魅力,是无法模仿的高贵。

     

    龙枭是个工作狂,那时,她真的很心疼他,会帮他端茶倒水,准备宵夜,小心的伺候。

     

    看着他,望着他,她便是幸福的。

     

    后来,她看到莫如菲与他相携出入,那伉俪情深的样子真真刺痛了她。

     

    她期望与子偕老,他却美人在怀。

     

    呵!年少无知,谁说不是。

     

    喝了茶,发现女人还在房内,龙枭薄唇半斜,“看上瘾了?”

     

    楚洛寒:“……”

     

    “还是想留下过夜?”

     

    “……抱歉,医生不提供这项服务。”楚洛寒被他破天荒的出格词汇撩的小鹿乱撞,龙枭病的是胃,还是脑子?

     

    难道,龙枭生病的时候也会产生依赖心理吗?

     

    还是,在向她示好?

     

    楚洛寒深吸一口气,准备开口,如果你希望我留下,我可以在这里陪你。

     

    龙枭长指点了点门,“既然不是,马上滚出去。”

     

    楚洛寒气结,她真不该抱有幻想!

     

    准备好的话一个字儿也没说,楚洛寒被打了个全军覆没。

     

    “好,我现在就滚!”

     

    撂下一句话楚洛寒折身要走,强忍的眼泪憋回去,原来她的心还没死透,还会痛。

     

    龙枭烦躁的丢下文件,脑海中回放着三年前的一幕。

     

    那天深夜,莫如菲给他打电话,说他的新婚妻子正在和一个男人做苟且之事,龙枭半信半疑,还是去了。

     

    酒店顶层套房,KINGSIZE大床上,衣衫不整的楚洛寒一脸媚态,赤身的男人从她身上爬下来,一丝不挂的逃了出去。

     

    他以为,她只是对他态度冷淡,只是还没有爱上他,却没想到,她新婚第二天就给他戴了顶绿帽子!

     

    此事他从未提起过,但再也没碰过她一下。

     

    三年了,她对他一直这幅死样子,冷静、客观、理智,洒脱的不像个女人!

     

    该死!他当初怎么会喜欢她这股劲儿!

     

    三年中,他身边的女人换了一个又一个,却始终无法满足自己,只要闭上眼睛他想到的总是这个女人冷静的微笑,事不关己的微微上扬的嘴角!

     

    所以,他故意接受她最好的朋友莫如菲献来的殷勤,试图刺激她,让她明白什么是痛!

     

    可她呢?

     

    依然高高挂起,毫不介怀!

     

    “站住!”

     

    楚洛寒脚步还没来得及迈开,龙枭刺骨的声音劈面而来。

     

    “你让我滚,我滚,你让我站住,我凭……啊!”

     

    喋喋不休的话未说完,楚洛寒右手腕被龙枭狠狠拽住!

     

    猛力一拉,楚洛寒整个人结结实实砸到了他身上!

     

    不顾身体的疼痛,龙枭扣住她的双手翻身一跃,将楚洛寒狠狠压在了自己身下,楚洛寒被迫看着他骇人的双目,她极好的稳住立场,不让自己露出一丝马脚。

     

    脸不红,心不跳。

     

    龙枭俯视身下的女人,视线穿透她的眼底,“楚洛寒,你到底想怎么样?!”

     

    一次一次,接二连三,搅的他一团糟!

     

    他为什么酗酒成疾?他为什么通宵办公?他为什么放着婚房不住搬去公寓?他为什么换女人如衣服却从未说过自己未婚?

     

    难道,这个女人一点脑子都不长?不会思考不会看!瞎了?傻了?

     

    楚洛寒迎着他的冷锋,轻轻一笑,“你问我?我倒是想问问枭爷,您想怎么样?”

     

    名模巨星走马观花一样打他床榻过,他挥金如土为莫如菲购置豪宅豪车,可曾想过她会怎么样?

     

    枭爷?她竟然到如今都学着那些溜须拍马的人叫他枭爷!

     

    楚洛寒冷静漠然的态度彻底激怒了龙枭,他恨不得挖出楚洛寒的心脏看看,到底还是不是红色!

     

    “我想怎么样?我让你看清楚!”

     

    龙枭粗暴的附身侵压,近乎暴虐的咬住了楚洛寒的嘴唇。

     

    “呃——”

     

    楚洛寒嘴唇吃痛,闷呼一声,身上的男人越发残忍起来,龙枭双腿抵住她弹跳不安的纤细长腿,一手将她的双手背到身后彻底压死,一手“撕拉”将她的白大褂撕成两半……

     

    楚洛寒奋力挣扎,无奈口不能言,手不能动,腿不能踢,活脱脱被捆成了粽子,不过片刻功夫,楚洛寒大褂里面的衬衣也不翼而飞,只剩下贴身衣物,无声昂然……

     

    龙枭眸光一顿,三年了,没想到这女人的身材竟然发育的这么完美,纤细的锁骨,凝脂般的肌肤,白瓷儿一样吹弹可破,目光下移,深深的沟壑上耸立的饱满让他血脉喷张。

     

    他干脆松开她的唇,双唇野蛮的占领高地!

     

    “啊……龙枭!!”一阵刺痛,楚洛寒厉声冷斥,这里是医院,是病房,龙枭你这个混蛋!

     

    龙枭二字,一记闷雷击中了枭爷的心,时隔三年,他终于从她口中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方法这么有效,那么,他还顾忌什么?

     

    龙枭单手挑开她的上衣,附身紧贴她的美好,冷眸盯着她愤怒的眼睛,“叫!大声叫!”

     

    变态!

     

    她能叫吗?外面随时有护士经过,虽说这里VIP高级套房,但医院的隔音她比谁都清楚。

     

    叫的越大声,名声越完蛋。

     

    楚洛寒识趣的,闭嘴了。

     

    “怎么不叫了?继续叫,继续骂,不想让他们知道你是谁吗?龙太太!”

     

    龙你妹的太太!

     

    楚洛寒咬牙,“龙枭,你干嘛?!”

     

    龙枭长指捏紧她的下颚,她发髻松散,长发扑在枕头上,牛白色的脸颊在夜色下皎洁迷离。

     

    “干什么?你还不明白?”

     

    龙枭拖着她的腰肢,褪下病号服欺身而上……

     医生小妻拥入怀小说全文已出。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小宝 ,回复小说名字即可阅读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