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国际娱乐城,亚洲国际娱乐城官网

鬼医神针全文阅读,鬼医神针小说完整版

评分:10分
  • 类型:恐怖小说
  • 热点:小说,全文
  • 扫一扫微信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鬼医神针完整版由公众号 书小宝 提供!鬼医神针小说,内容紧凑,情节精彩,文笔俱佳,是一本值得关注的书,目前全文已出,喜欢的朋友请点击鬼医神针全文阅读吧!鬼医神针小

    鬼医神针完整版由公众号  书小宝  提供!鬼医神针小说,内容紧凑,情节精彩,文笔俱佳,是一本值得关注的书,目前全文已出,喜欢的朋友请点击鬼医神针全文阅读吧!

    鬼医神针小说全文已出。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小宝 ,回复小说名字即可阅读完整版。

    以下章节为精彩章节试读,阅读全文请关注公众号。

     

    第四章 水中之物

    我以为我听错了,她没有姐姐?白素素不是她姐姐?

    或许说,白晶晶说的是气话?她不承认白素素是她姐姐?

    “白素素,不是你姐姐吗?”我问。白晶晶反问:“谁是白素素?我根本就不认识!”

    我不想再跟白晶晶讨论这个话题,这个白晶晶看起来有些泼辣,跟白素素的性格截然不同。我脱光了她的衣服,还看了她的胴体,要是她拿这个说事,只怕有得我受了。

    “那你先休息休息,有什么事叫我吧。”我说完扭头就走,却听得白晶晶叫道:“我要喝水。”

    我去给白晶晶倒来了一杯温开水,见她没穿衣服,便说:“你的衣服都湿透了,先穿我的吧。”

    “不穿。”白晶晶翻了个白眼。

    不穿就不穿,我见白晶晶似乎气色不错,烧应该退得差不多了,就去我父母的卧室睡觉了。折腾了一个晚上,可把我累得,要不是先前有美女和玉体欣赏,眼皮子早合了。

    一倒在床上,我就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挺香。

    潜意识里,我感觉到床前有人,睁开眼睛一看,一个熟悉的脸庞映入眼帘。

    是一个女人,三十多岁,很苗条。在我眼里,她是一个怪人。我每次看到她,她都穿着一套黑色的风衣,头戴一顶黑帽,同时,也戴着一顶墨镜,不管白天黑夜。她那白皙的皮肤跟这一身黑色的打扮,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她自称是我父亲的朋友,也是个医生,要我叫她琼姨。

    而我第一次看到她,是她在欺负我父亲。在诊所里,她把我父亲推在了墙上,伸手就要去掐我父亲的脖子,我大吃一惊,下意识就要叫出口,但是,因为我是偷偷来诊所的,怕被我父亲知道,所以不敢叫。

    琼姨的手就要掐到我父亲脖子上时,停顿了一下,然后停了下来,低声对我父亲说了一句话,然后就走了。

    结果第二天,我父亲就大病了一场,全身散架了一样,下不了床。尽管如此,父亲还是叫我去熬药汤,熬那我喝了两次差一点就要将肚子里的东西全吐出来的药汤。

    熬好后,我端着药汤坐在家门前,一阵唉声叹气,不明白父亲为什么非要我喝这难喝的东西。

    就在这时,琼姨出现了,她叫我不要再喝这药汤了,因为,这药汤,能令我失去记忆。

    我不相信,因为我觉得父亲没必要这么做,毕竟,我是他儿子啊。

    琼姨说,我父亲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让我忘记一段我不该看到的一段画面。这让我立马想起父亲在诊所里脱女人衣服的事。

    但是,我还是半信半疑,父亲虽然对我凶了点,但也不至于为了在外面搞女人而让我失忆吧。

    琼姨说:“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你熬药汤的药材中是不是有一条全身黑纹的鱼?”

    我说是的。

    琼姨问:“你知道那鱼是什么鱼吗?”

    鬼医神针全文阅读,鬼医神针小说完整版

    我说不知道。

    琼姨说:“那叫食尸鱼。”

    据琼姨的解释,食尸鱼,顾名思义,就是食尸而活的鱼,这种鱼,人吃了后,会丧失一部分记忆。如果吃得多了,有可能会变成呆子。

    我不相信父亲会这么做,所以,叫琼姨马上走,别再挑拨我和父亲之间的关系。琼姨说:“我之所以告诉你真相,是见你聪明,不想你变成傻子。如果你不信,我带你去看看,你父亲是在哪里捕的鱼。”

    其实我也问过父亲,那鱼是在哪里捕的,父亲没说,只阴着个脸叫我不要问。我也很好奇,这鱼来自哪里。

    于是,趁父亲和母亲都睡了后,乘着月光,我拿着个手电筒,跟琼姨来到了后山的一座小湖泊前。

    这湖泊不大,约摸三四十平方米,平时我们很少来这里,因为听村里人讲,这湖里有水鬼,经常淹死人。

    这时,月光如纱一般照在湖面,湖水不惊,寂静无声。湖面呈暗黑色,倒映着天上的月光,像是一副颜色暗淡的画。又因为想到湖里有鬼,令我心惊肉跳地,有些后悔来了。

    琼姨看了看我,说你好歹也是个男子汉了,胆子这么小。

    我被她一激,将头一昂,不服气道:“谁说我胆子小?我若胆子小,就不会来了。”

    琼姨微微一笑,没再说什么,然后,来我来到离湖泊很近的一颗大树边停下了。

    琼姨在地上摸了摸,竟然摸出一条铁链来。而这条铁链,一声延伸到水里。

    一见此景,我的心陡然升起一股莫名的不安。

    琼姨说:“铁链的另一头,是你永远也想不到的东西。你想知道是什么吗?”

    我点了点头。

    琼姨望着我又问:“你不害怕?”

    我摇了摇头。

    琼姨说:“在看之前,你要向我保证两件事。第一,不能跟任何人说起我,特别是你爸;第二,不能跟任何人说起你看到了什么,特别是你爸。做得到吗?”

    “做得到。”我咽了口唾沫,感觉喉咙干巴巴地,手心不由冒起了一股冷汗。

    琼姨满意地笑了笑,道:“那好,现在你把铁链另一头绑着的东西拉上来。”

    我抓起铁链,拉了拉,另一头纹丝不动,非常沉。

    那另一头到底绑着什么呀?我满腹疑惑,于是用足了力,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铁链动了。但是,我要将它拉上来,还得费一番功夫。

    我看了眼琼姨,叫她过来帮忙。

    琼姨动了不动,“如果这个东西你都拉不上来,你还能干什么?”

    我不再多说,抓紧铁链,一咬牙,身子往后倒,沉喝一声,下面的东西终于被我再次拉动了,并且,开始慢慢地被我拉着往上浮。我边拉边往后退。没想到铁链的另一头还挺长,我足足退了十来米,终于,那东西浮出水面了。

    我定睛一看,是一个方形黑色的东西,像是一个木框。

    “啪啪……”从那黑物传来一阵水响,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横冲直撞。

    越往上拉,那声响越大。我可以判定,那应该是鱼。

    终于将那黑物拉出了水面,我如释重负,扔掉铁链朝那黑物走去。

    待近了,我用手电筒一照,倒抽一口冷气。

    这哪里是什么木框?分明是一具棺材!

    不过,这棺材很特别,只有两个脸盆大,像是用石头雕刻,呈黑色。并且,一般的棺材是四个角,而它,却是七个角。

    迷你七角棺材。

    这是我父亲放在湖泊里的吗?他为什么这么做?

    这时,棺材里再次传来一阵“啪啪”的声响,应该是鱼见没有水,开始挣扎了。

    莫不成,父亲用它来捕鱼?

    在我们这儿,经常有人在河边、田间捞泥鳅、鳝鱼、河虾,用的是网,还从来没有见过用石棺的。

    我疑惑地望向琼姨。

    琼姨说:“你打开看看。不过你一定要记住,我刚才跟你所说的两条。”

    我蹲下身,用手电筒将石棺再次照了好几遍,发现这石棺有七面,每一面都有两个指头大小的缝隙。这缝隙成锥形,应该是防止进去的鱼出来。

    而在石棺的盖子上,有一把小锁,需要用钥匙才能打开。

    我没有钥匙,莫不成用石头砸?

    琼姨将手递了过来,手中正有一把钥匙。

    我问:“你怎么有钥匙?”

    “别问,你打开就成。”琼姨淡淡地道。

    我接过钥匙,小心翼翼地将锁打开了。然后用力一提,将棺材盖给提了起来。

    将棺材盖放在地上后,我便迫不及待地朝棺材里望。

    而这一望,令我惊叫一声,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

     

    鬼医神针小说全文已出。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小宝 ,回复小说名字即可阅读完整版。

     

    第五章 琼姨

    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颗人头!

    一颗皮肉被啃得精光,只剩下骷髅的人头,以及几根稀疏的头发!

    几尾黑纹的小鱼在人头旁弹着尾巴,甚至还有两条在骷髅的眼睛中。

    我惊得一屁股坐在地上,久久做声不得。

    而在这功夫,琼姨将棺材盖给盖上了,并且上了锁,然后伸手一挥,将棺材扔进了湖泊中。

    “砰”地一声巨响,石棺在湖面上炸开了花,随后缓缓沉入水中。

    我回过神,望着琼姨,惊恐地问:“棺材里怎么有个人头?这……这怎么回事?”

    琼姨淡淡地道:“难道,你还不明白?你爸给你喝的药汤中,有一味是食尸鱼,而这食尸鱼,就是刚才那小石棺里靠食人尸的鱼。你喝了那药汤,就会失去记忆,喝多了,会变傻。”

    “不可能,不可能的!我爸不可能这么对我……”我跌跌撞撞地朝家里走,我要当面向父亲问个清楚。虎毒还不食子呢,我父亲怎么会这么对我?

    琼姨挡在了我的前面,叫我冷静点。

    我没有理会琼姨,绕开她便走。琼姨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喝道:“你若冲动,会后悔终生!”

    琼姨的手,冰冷冰冷。我惊愕地望着她。琼姨放开我的手,解释道:“你爸要你喝这种药汤,一定是出于一种不可告人的目的。你若当面质问他,他不会承认,而且,就算他不给你喝这种药汤了,还会弄其它的东西给你吃,最终要达到他的目的。这样一来,你们父子之间将会成仇。与其这样,你不如就当作什么也不知道,而那药汤,你不要喝,背着你爸倒掉。”

    分析着琼姨的话,我渐渐冷静下来。

    我问琼姨,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一些。

    琼姨说:“一是,我不想你在你爸手中给毁了;二是,我想你能继承你爸的衣钵,做一名——医生。如果你再喝那药汤,就算你行医,也不会成为一名出色的医生。”

    “可是我爸不让我行医。”一想到这儿,我既疑惑又沮丧。

    琼姨望着我问:“那你想成为医生吗?”

    鬼医神针全文阅读,鬼医神针小说完整版

    我点了点头,我父亲是一名医术高明的医生,但是,医者不能自医,身体一直虚弱不堪,每每见他被疾病折磨那痛苦的模样,我心里就想,要是我是医生就好了,我一定要治好他的病。

    琼姨眼中闪过一丝亮光,正色道:“既然你想,你就自学呗,我可以教你。”

    我没有答应琼姨,也没有否决。

    回到家后,我答应了琼姨,没有跟我父亲说起这事,也没有向父亲提起琼姨,就当作我从没见过她。

    但是,我向父亲旁敲侧击过,我这药汤,喝了到底有什么用。父亲不耐烦地道:“叫你喝你就喝,别那么多的废话!”

    我又说:“你教我医术吧,我想学医。”

    父亲瞪着我,狠狠地道:“你要是敢学医,以后就别再进这个家门!”

    以前,他偶尔会当着我的面在家里给病人看病,自从对我说了这话后,再也不当着我的面给病人看病了,生怕我从他那儿学到了什么。

    琼姨来找过我,叫我不要灰心,我父亲不教我,她可以教我。但一想到父亲那生气的样子,我拒绝了琼姨的好意。

    琼姨很失望,接着有长时间没有来找我。

    而现在,琼姨又出现了。

    一见到她,我忙从床上坐起,惊讶地问:“琼姨,你怎么来了?你怎么进来的?”

    琼姨说:“你门没锁,我当然是直接走进来了。听说你爸病得很严重,我就来看看呗。”

    “我爸在医院。”我心里想,你看我爸,去医院看啊,来我家干什么?

    琼姨问:“你现在还想学医吗?看你爸病成那样,难道你不想治好他?”

    我无奈地道:“可我爸不想我学医,也肯定不让我治的。”

    琼姨的脸上掠过一丝失望,道:“你爸,真是迂腐不堪!”

    我想说,我爸这么做,一定有他的苦衷和原因,但我没有说出口。

    过了一会儿,琼姨又说:“那个小姑娘,你不打算医好她?”

    我怔道:“你看到她了?”

    琼姨点了点头,道:“一来就看到了。她病得挺重,如果你不医治,只怕她活不了多久了。”

    我忙从床下跳下,“她的烧不是退了吗?”

    来到卧室,只见白晶晶躺在被窝下一动不动,我上前一摸她的额头,吃了一惊,好烫!她又发高烧了,并且,又昏睡了过去。

    “得赶紧送她去医院。”我说着便去抱她。可拉开被窝时,却发现她赤身裸体,忙将被窝再次给她盖上。见琼姨站在一旁,我倍感尴尬。

    琼姨倒是不以为意,给我鼓励道:“不必送去医院,你完全可以治好她的。”

    我垂头丧气,我若能治好她,昨晚我就治好她了。

    琼姨问:“难道,你看不出她的病因?”

    我摇了摇头。

    琼姨拉开被窝,道:“你仔细看看。”

    我朝白晶晶迅速地看了一眼,立马收回目光,偏过头,道:“我不看。”

    虽然我很想看,但我知道,我不能看。所谓非礼勿视,我怎么能随便看女孩子的裸体?况且,白晶晶现在还在重病中,我更不能趁病揩油了。

    琼姨嗤笑了一声,道:“你还害羞呀?”

    我说我不是害羞,我只是知道,有些东西能看,有些东西不能看。

    “像你爸一样——迂腐。”琼姨将被窝盖上,道:“小刀,我叫你看,不是叫你看她的身体,而是,看她的病因。对于医生而言,病人身体的各部分,都是器官。你心里有鬼,自然是觉得很尴尬,但当你抱着一副医人之心时,你所看到的,跟一具模型没有什么区别。”

    “是吗?”

    “是。”琼姨将眉毛一挑,鼓励道:“你再看看,看能不能看出什么来。”

    犹豫再三,我便伸出手,慢慢拉开了被窝。

    随着被窝被拉开,白晶晶那一丝不挂的玉体一览无余在我的眼前。

    只见她全身非常白净,胸部发育得十分饱满,并且高高挺起。小腹平坦,下面是神秘的小草丛,再接下,是一双修长的小腿。我看得全身血液沸腾、两眼放光,甚至,眼睛盯在她身体的某个地方,迟迟无法移开。

    “看够了吗?小色狼?”琼姨的语气中夹着一份揶揄。

    我忙收回目光,不知怎么回答。

    琼姨说:“我叫你看,不是叫你欣赏她的身体,而是叫你观察,她的病因在哪里。”

    我尴尬地道:“我没看出她的病因在哪里。这样打开被窝,她会冷的,把被子盖上吧。”

    “你倒是挺会关心人的嘛,说,是不是喜欢上她了?”琼姨笑呵呵地问。

    一听这话,我眼前突然呈现出白素素的模样来。

    “没有。”我低着头,把被子给白晶晶盖上了。

    琼姨说:“你的眼睛里只有她的乳房、腿,还有那你不该看的地方,你当然看不出她的病因在哪里。”

    一听这话,我无地自容,两脸也滚烫起来。

    “你比你爸要色。”

    我顿然叫道:“这怎么叫色,任何男人看到这情景,都会这样,好不?如非那个男人不正常。”

    “哟,你还有理了?”琼姨的脸色变得戏谑起来。

    我重重地道:“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我看她的身体。一般给人看病,不是把脉,看面相么?要么用体温表测量她的体温,你叫我这样看她的裸体,跟流氓有什么区别?”

    琼姨说:“我叫你看她的身体,自然有原因的。只可惜,你的眼睛被‘色’给迷住,什么也看不出来罢了!”

    我不服气地问:“那你看出什么来了?”

     

    鬼医神针小说全文已出。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小宝 ,回复小说名字即可阅读完整版。

     

    第六章 伺候

    琼姨说:“我当然看出来了。”我问:“那你说她的病因在哪里?”琼姨将头一昂,道:“我不告诉你,你得自己去发现。”

    我切了一声,这我不是还得去看白晶晶的裸体?总感觉琼姨有教人犯罪、耍流氓的倾向。

    “你看出来了就赶紧告诉我吧,或者你快给她治治,她病成这样,再不治,人就给病坏了!”

    琼姨看了看白晶晶,摇头道:“不急,这一时还病不坏。先给她打一针退烧针吧,然后你再观察,看她的病因到底在哪里。”

    “还看?”我瞪大了眼睛。

    琼姨白了我一眼,“你什么眼神?叫你看,你还不乐意了?”

    我嘀咕道:“又不是看你,你当然这么说了。”

    琼姨呵呵笑了两声,问:“那我叫你看我,你敢看吗?”

    我心里说,你敢脱我就敢看,但我没有将这话说出口。

    给白晶晶打退烧针时,我隐隐看见在她尾椎的地方有一团约摸大拇指大小黑色的东西。我暗想,昨天给她打针时没有看见,怎么今天就有了?但是,当我再次去看时,那东西又不见了。

    难道我看花眼了?

    打了退烧针后,白晶晶的高烧又慢慢地退了下来,只是她一直躺在床上,呈半睡半醒状态,其间有一两次说要喝水,我端过去,亲自用瓢羹喂她。

    琼姨在我这儿没呆多久就走了,叫我好好观察白晶晶,要看出她的病因在哪里,对症下药,这才能病到根除。

    我说你就直接告诉我白晶晶的病因在哪里呗,琼姨说,这需要我自己去观察,不然,我永远没法成为一名出色的医生。

    听了这话,我感觉她是在说,需要我去观察女人的身体,不然,永远没法成为一名色色的医生。

    有时候我还真想去观察观察,感觉观察这东西,有瘾。可是,白晶晶似乎清醒了,我可不敢再看了,在想着,她再昏睡一次,我再看看……感觉自己越来越邪恶了,完全是被琼姨带坏了。

    中午,白晶晶又醒来了,叫饿。我去做了饭,问她感觉怎么样了,身体还难不难受。白晶晶说好多了。我说待她身体好了我就送她回去,又叫她把她家里的电话告诉我,我打个电话回去,告诉她家人,她在我这里的情况。

    白晶晶问:“我在你这里治病、吃饭,要钱吗?”

    我说不要。

    白晶晶说:“既然不要钱,那就不打电话了。”

    我一时无语。

    鬼医神针全文阅读,鬼医神针小说完整版

    心里在想,怎么白素素还没有来啊?其实我是担心她,生怕她昨晚在回去的时候会出事。

    我问白晶晶想吃什么,我做给她吃,她说想吃辣椒炒肉。我说你病成这样了还想吃辣椒?白晶晶说就是想吃,说她很久没吃辣椒炒肉了。我无奈地叹了一声,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啊,然后去摘辣椒。

    在菜地里,碰到了村子里的刘叔。

    刘叔问我父亲有没有在家,我说我父亲病了,去医院了。刘叔说敏村有一个小姑娘,病了好几天了,一直高烧不退,去了大医院都看不好,要不然,叫我父亲去看看。我想,刘叔说的一定是白晶晶,想告诉他,白晶晶现在正在我家呢,但又想到白晶晶在我家一直光着身子呢,这若让人知道了,只怕会说闲话,于是,我将这要说出的话又咽了回去。

    做好饭菜后,我叫白晶晶穿好衣服起来吃。她说她有洁癖,不穿别人的衣服。我说那你就用被子包着起来吃吧。白晶晶又朝我翻了个白眼,道:“我现在是病员,你叫我起来吃饭?你不会端过来吗?”

    我一头黑线,但想着她的确病得很重,便将饭端了过去。

    将饭放在床头柜上后,我见白晶晶用被子包裹着自己,一动不动,便说:“你快吃啊。”白晶晶说:“我没有力气,你喂我。”

    我真想说,你别得寸进尺啊,来我这里白治白吃也就罢了,还要我喂你,你还把我当丫环使了啊?但又想到,我在她昏睡的时候看完了她的裸体,有愧在先,而她又的确病得很重,便无奈地叹了一声,去给她喂饭。

    白晶晶吃了两口,说饭做得还可以,只是菜有点咸了,要喝水。

    我忍声吞气,给她倒来了一杯水。

    白晶晶伸出一只手来接杯子,我一看,里面的春光也炸泄了出来,身体里不由又起了反应。白晶晶见我眼神古怪,骂了句流氓,喝完水,迅速地将手收了回去,又用被子将自己包了包,生怕我再看到什么了。

    我想说,我都把你看完了,还在乎这点?

    若让她知道我先前将她看了个透,不知她会怎么样。

    白晶晶边吃边问:“你叫什么名字?这是哪个地方?”我如实说了,嘀咕道:“怎么你姐姐还没来?”

    “什么我姐姐?我根本没有姐姐,好不好?”白晶晶像看白痴一样地看了我一眼。

    又说没姐姐?我问:“那你知道你是怎么来我这儿的吗?”

    白晶晶说:“我正要问你呢,我是怎么来你这儿的?是不是我奶奶送我来的?”

    我暗想,这孩子,病得不轻。

    吃完饭后,白晶晶又要喝水,这一回她的手没有伸出来,叫我喂她。我纳闷道:“你还真让我伺候得上瘾了啊?”

    白晶晶嘿嘿笑了两声,“我是病员嘛,又是女生,你伺候我一下,有什么关系?”

    我嘀咕道:“你又不是我女朋友。”

    白晶晶说:“要我做你女朋友,痴心妄想。”

    这一刻,我有一种想把她压在床上啪啪的念头。

    伺候好白晶晶后,我便去吃饭。期间我父亲打了一个电话来,问我白晶晶的病怎么样了,我说打了好针,好了很多,会吃饭喝水了。父亲说行,如果白晶晶的病依然没有好转,就送去医院,别耽误了有家的病情,他会尽早回来。

    谁知我吃完饭去看白晶晶时,发现她又睡着了。

    我去了一趟诊所,见床上放着白晶晶的衣裤,而白素素的却不见了。难道昨晚她回去的时候带走了?可我明明看见她昨晚走的时候没有拿。况且,如果她拿了衣服,应该会将白晶晶的一起拿走吧。

    没有想太多,我将白晶晶的衣裤带回了家,放进洗衣机里洗了。

    洗完后,正在晾晒时,村子里的刘婶从楼下走过,朝上看了看,问:“小刀,你那晒的是谁的衣服?怎么是女孩子的呀?”

    我一看手中,正拿着白晶晶的胸罩。这胸罩是粉红色的,还蕾丝边。

    “是……是我女朋友的。”我撒谎道。

    要是让刘婶知道我在给病人晒内衣,经她那嘴一宣传,只怕以后没人敢来我家看病了。

    刘婶笑道:“哟,找女朋友了?在哪里?我去看看。”

    我忙说:“她睡了,待她醒了,我带她来你家玩呗。”

    刘婶说行,然后笑眯眯地走了。

    晒完衣服下楼,听到白晶晶在卧室里哼哼,我忙跑了进去,听得她说:“水,水……”我一摸她的额头,又烫起来了。忙去倒了一杯温水来,用瓢羹给她喂喝下了。

    还没放下杯子,突然,听到了一阵像是流水的声音。

    而这声音,像是来自被窝里。

    并且,还伴随着一股——骚味。

    我心一沉,忙拉开被窝,朝里一望,大骂了一句:“我操!”

    只见被窝里湿了一大遍,床单上呈现出一个深深的大圆形。

    “喝水!喝水!喝了就拉,拉也不去厕所,把我的床当什么了?”我一气之下,忍不住在她的屁股上狠狠打了一巴掌。

    “嗯。”白晶晶发出一声呻吟。

    我再要打,但手伸到半空中停下了

     

    鬼医神针小说全文已出。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小宝 ,回复小说名字即可阅读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