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国际娱乐城,亚洲国际娱乐城官网

极品升官梁健最新章节阅读,极品升官小说全文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都市小说
  • 热点:小说,全文,阅读
  • 扫一扫微信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极品升官小说全文阅读由可可文学免费提供,在基层混迹多年毫无晋升希望,得到女书记的欣赏,从乡镇干部一路跋涉攀升,在权和情的漩涡中,渐渐领会到权道、情道和人道!是一

     极品升官小说全文阅读由可可文学免费提供,在基层混迹多年毫无晋升希望,得到女书记的欣赏,从乡镇干部一路跋涉攀升,在权和情的漩涡中,渐渐领会到权道、情道和人道!是一本深受大家喜欢的小说,本站也为你提供极品升官梁健最新章节阅读

    《极品升官》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可可文学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547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到了姚区长身边,黄少华又再次介绍道,“姚区长,梁健以前是我的秘书,也是很好的兄弟。这小兄弟,绝对靠得住的,以后还需要姚区长多多关心啊。”

     

     姚区长说,“哪里谈得上关心啊。你黄书记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

     

     “有姚区长这句话就好说了,假如有机会,梁健调到区里什么的,还要姚区长多帮忙呢。”

     

     “到时候一句话的事情。”姚区长转向梁健,打量了一番道,“梁健啊,你遇上的可是一个好领导,讲义气。你还不好好敬敬黄书记?”

     

     梁健心里感激黄少华,黄少华嘴上没有明确表达过要帮他,但黄少华似乎一直把他装在心里,此刻请朋友吃饭,也不忘推介他,帮他以后调动打基础。梁健将杯子里的酒斟到溢出杯壁,然后托着杯子移到姚区长的杯子下面,“姚区长说得对,黄书记我肯定要好好敬的。不过,先允许我敬姚区长一个满杯,今天第一次见姚区长,能认识姚区长真是非常开心的事情。待会我再敬黄书记。”

     

     “梁健说得不错,先敬姚区长。”黄少华敲着边鼓,心道,梁健还是很懂规矩的。

     

     “你这个秘书嘴巴会说啊,”姚区长道,“是个人才。今天我也豁出去了,我跟你干一杯。”

     

     两人喝了这满满一杯,桌上其他人都鼓起掌来。

     

     姚区长把杯子停在桌上,“梁健,你也要敬黄书记一个满杯。”

     

     “让他先休息一下吧。”黄书记稍解人意地道。

    极品升官梁健最新章节阅读,极品升官小说全文阅读

     “不用,黄书记,我再敬你一杯。”梁健又把酒倒上,却没有替黄少华倒酒。

     

     黄少华却自加压力,倒满,“这杯兄弟酒,要喝的。”

     

     梁健这杯下去,酒意就更加重了,可也没有到现场直播的程度。他知道自己的酒量,此刻已经到了9分,也只剩下最后一根稻草了,怕就怕有人这会出来,把他最后一根稻草也抽去。还好其他人见他们喝完了满杯,没有故意找事,各自顾各自聊起了天,有些还在用杯中酒互敬。

     

     黄少华没让梁健马上回座位,搭着他的肩膀,耳语道,“待会散席后,你留一下,不要马上回去。今天我们陪陪姚区长,另外我还叫上了朱局长,其他人我就不留了,就是我们四个人再去活动活动。”

     

     梁健没想到黄少华会邀请他一起活动,马上想到先前约了师妹余悦。黄少华看出了梁健的迟疑,问道,“你有其他重要的事情?”

     

     梁健忙道,“重要的事情倒是没有,只是约了个朋友喝茶。”

     

     “喝茶下次还可以喝,这次你得给姚区长一个深刻印象,这对你以后有帮助。”

     

     “我知道了,黄书记,我会跟朋友说一下,下次再喝茶。”

     

     “好,那就这么定了。待会散了,我们就说一起送姚区长回去。”黄少华道。

     

     回到座位上,梁健就忙跟余悦发了短信:领导真的叫我一起活动了。

     

     余悦回复:我说是吧,你还说一般不会有活动呢。

     

     梁健:真是不好意思,下次再约你。

     

     余悦:你放了我一回鸽子,欠我一次了!

     

     梁健原本以后余悦会生气,没想到她还开玩笑。一个人还在开玩笑的时候,是不会生气的,这让他又进一步感到余悦的可爱和善解人意。他回道:知道了,这次我真的欠你了,下次双倍补偿。

     

     余悦:我要你什么补偿,你就怎么补偿?

     

     看到这个略带暧昧的回复,梁健心里痒了一阵,不由自问,难道余悦真的对我有好感?他回:要怎么补偿,就怎么补偿。

     

     余悦发了个笑脸过来,后面是一句:我记下了。

     

     一会儿,手机又震动了,梁健以为是余悦,这次却是来电显示:家里领导陆媛。

     

     这时坐在他身边的驾驶员小陆歪过脑袋来,看他的手机,道,“跟哪个小姑娘发短信啊?”

     

     梁健看到是陆媛来电,就不怕给陆强看,反而把手机屏幕拿到他眼前,“家里的领导。”

     

     “家里领导管得紧,看来晚饭后你没戏了。”陆强道,“本来晚饭后还想请你一起活动活动呢。”

     

     梁健想起黄书记提出一起活动的几个人里,没有陆强。梁健道,“活动看来是不可能了。”

     

     “那我叫其他人。”作为驾驶员,平时只有看领导喝酒替领导开车的份,今天偶然有了喝酒的机会,散席后肯定不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一定会找个地方潇洒潇洒。对于陆强的这种心理梁健也是理解的,两人平时关系还不错,要不是黄书记已经跟他说了,梁健说不准还真会跟陆强去第二场。

     

     陆媛的名字还在手机屏幕上闪烁,梁健见黄书记和姚区长还在交谈,想宴席还不会就此戛然而止,就拿着手机到了走廊,才接起了电话。

     

     陆媛的声音传了过来,“快吃好了吗?”

     

     “还没有。”

     

     “你什么时候结束?”陆媛的语气里没有责怪,也没有高兴,就事论事的感觉,“我还在爸妈家里。”

     

     “恐怕一时半会还散不了。”梁健道,“黄书记说,晚上吃好了,可能还活动活动。”

     

     “爸爸说了,你该和黄书记保持距离了。”陆媛似乎在复述丈人陆建明的话。

     

     接着,梁健依稀听到电话里传来丈人非常低的声音,虽然非常低,但梁健还是听得出丈人忿忿的责备:“真是搞不清状况,这个时候不去接近钟涛,反而还和黄少华去吃饭……抓不住重点……”

     

     听到丈人这若隐若现的责备,已有酒意的梁健更加不想马上回去,他道,“我跟了黄书记这么久,现在他要走了,我不陪他吃个饭,这也太现实了吧,我反正做不出来。我会晚点回。”

     

     陆媛的回答是,“那我今天住在爸妈这里了,不回去了。”

     

     梁健知道陆媛依赖父母,要她一个人在家里,她会睡不着觉,还是这样比较省事,就说,“也好”。

     

     雅间的门往外推开,朱怀遇的头伸了出来,看到梁健道:“要结束了,快进来吧?”

     

     梁健挂断了电话,道,“好,来了。”

     

     天不知什么时候已下起了细雨。一辆黑色轿车在雨夜的街道中滑行,有些迷幻不真实感。这是副区长姚涛的专车,车上就是姚涛、黄少华、朱怀遇和梁健四人。他们的目的地是位于镜州市开发区的“清池会所”。

     

     梁健跟黄少华这么久,以前从没跟黄少华一同出入过这种会所。梁健想,这到底说明黄少华是一位很谨慎的领导,还是说明以前自己并没有得到黄少华完全的信任呢?有句俗话说,这一辈子有四种关系最铁: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分过赃,一起嫖过娼。一个秘书与领导关系有多铁,可以看他是否带你一同私密活动。

     

     即将离开十面镇的黄少华,这次真的把梁健看成了一个兄弟,带他一起去会所活动。

     

     “清池会所”装潢精致而不张扬,前台侧向门口,在柜台上拿好号,就有女服务员引路,穿过幽静、干净、低光的通道去包间。

     

     包间装饰的也很有异地风味,木地板上是五张舒适的床,床单看上去也很干净,散发着让人舒适的香味,墙壁不是油漆,而是一块块砖块堆砌,墙壁上挂着羚羊头骨,不知是否仿制品。正对门的地方,还有一个壁炉,似乎到了冬天还可以生火。梁健想,这个壁炉应该只是装饰吧,因为房间里分明有中央空调。

     

     四个人坐了下来,女服务员彬彬有礼地问道,“四位客人,你们是足浴按摩,还是洗浴按摩?”

     

     “涛兄啊,”黄少华道,“今天就我们几个,想做哪个项目我们也不强求。你看,你选哪样,我陪你。”

     

     梁健注意到,黄少华称呼姚区长已经改口叫“涛兄”了,也许是为了避嫌。

     

     “黄书记啊,还是我陪你。你说哪样就哪样吧。”

     

     “那好,我们先去洗浴,再做一个按摩,你看怎么样。”

     

     “好。”姚区长欣然答应。

     

     “怀遇啊,你和梁健你们俩自己定,我们先过去了。”

     

     “我们还是足浴吧。”朱怀遇道,“我喝多了,恐怕洗澡都困难。”

     

     梁健洗浴和足浴以前都玩过,只是“清池会所”没来过,各项服务内容不了解,因此也没什么要求,况且看到姚区长和黄书记单独去洗浴,可能有什么话要说,他就不好掺和,就道,“我跟朱局长一起足浴。”

     

     “你们也借此机会好好熟悉一下。”黄书记道。

     

     一名服务员走到近处,微躬了下腰,道,“洗浴的两位客人麻烦请跟我来。”把黄书记和姚区长引了出去。

     

     偌大一个舒适的包间就留给了梁健和朱怀遇两个人。朱怀遇道,“外面已经开始下秋雨了,这个天气洗脚才感觉不错。”

     

     梁健道,“看来朱局长是一个会享受生活的人。”

     

     朱怀遇也不谦虚,“很多人都是事业第一,生活第二。现在整个中国都那么浮躁,要发展啦,要建设啦,结果搞得大家都不知道生活了。特别是我们东部沿海地区,你若去过重庆啊,云南啊,就知道还是经济不发达地区的人会生活,大家都说在重庆半空的飞机上,就可以听到下面的麻将声。你还别说,就是他们会生活。我认为,生活第一,工作第二。”

    《极品升官》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可可文学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547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第008章初面诱惑

     梁健道,“那是因为朱局长已经是局长了,我们这种小干部,还是要奋斗的吧。”

     

     朱怀遇道,“梁老弟,我这种是芝麻绿豆的小官,什么副局长,只不过是个副科级,你想想,在区里干,最高能干到区委书记,那也就是个正处级。我们再挣扎,再努力,再折腾能拿捞到一个正科级已经是老天有眼了。不过,我觉得梁老弟,你将来肯定比我有出息。黄书记很看得起你哎,只可惜黄书记这就要调我们体育局工作来了。否则你肯定是大有前途。不过即使黄书记调走了,你还是有机会的,毕竟黄书记在全区的口碑还不错。他调到体育局来,是时运不济,大材小用,说不定哪天时来运转,他当区领导了也有可能的,到时候你也就有机会了。”

     

     梁健觉得朱怀遇说的“时来运转”实在有些玄乎,酒劲又在发作,他也不想用这些不济的事情破坏自己的心情,于是道,“朱局长,我们足浴吧?”

     

     “对对,光顾说话了,我们舒舒服服地在这里洗洗脚,喝喝茶,说说话,蛮好的,姚区长和黄书记他们管他们的,我们管我们的。”

     

     “好啊。”

     

     “你这里认识洗脚洗得好人又养眼的姑娘吗?”朱怀遇侧过来,微笑着问他。

     

     “这里我还是第一次来呢,一个都不认识。”梁健如实说。

     

     “不认识不怕,我认识两个很靓的洗脚姑娘,你会满意的。”

     

     这时一个服务员进来,又微鞠了躬问道,“两位先生,你们要几号来服务?”

     

     朱怀遇道,“9号和17吧。”

     

     服务员道,“9号可以,17号正在给其他客人服务,换一位行吗?”

     

     朱怀遇道,“估计还要多久?”

     

     服务员道,“这不一定的,如果单是足浴,大概半小时就能结束,但如果客人还需要其他服务,那可能就会更久了。”

     

     梁健好奇地道,“其他服务是什么啊?”

     

     朱怀遇用疑问的眼神看了眼梁健,“你真没来过?”

     

     梁健道:“没来过。”

     

     朱怀遇道:“那我今天的任务岂不很艰巨,要让兄弟你知道一下‘其他服务’的使命就落到我肩上了嘛。”

     

     朱怀遇这么一说,女服务员就“嗤”的一笑。

     

     朱怀遇对服务员道,“你笑什么啊,你笑的话,你给我这位兄弟服务吧。”

     

     “不好意思,我也想替你这么兄弟服务,可老板规定我只负责排号。不过,如果先生你需要,我可以介绍一位不错的足浴师。”

     

     “我这位兄弟,需要的是真正不错的足浴师,可别欺骗我们幼小的心灵。”朱怀遇道。

     

     “这你放心。”说着转身出去了。

     

     经他们这么一说,梁健倒是对那个被称“不错”的足浴师产生了好奇。

    极品升官梁健最新章节阅读,极品升官小说全文阅读

     一会儿功夫,包间木门被轻叩了两下,接着就有两位女足浴师端着木盆进来了。令梁健震惊的是,她们居然身穿着海军服,虽然经过了修改,更显简洁,同时也更显性感。这身服装,可以看出老板为了吸引顾客费了不少心机。

     

     梁健再去瞅进来的两位女足浴师。

     

     其中一位熟稔地在朱怀遇前面坐下来,应该就是9号,她身材丰满、曲线分明、凹凸有致,特别是敞领海军服里面,鼓鼓的胸脯就如涨满的风帆。她坐下来后就对朱怀遇道,“今天有空过来啦。”然后笑了笑将朱怀遇的双足放入了温水的木桶里,顺手在朱怀遇地大腿上轻拍了一下。

     

     这轻轻一拍,仿佛是无意为之,也仿佛只是打个招呼,但在梁健眼中,那似乎表示一种亲昵。果然朱怀遇很享受地朝9号微微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梁健这才去注意替自己服务的女足浴师。这位女足浴师乍一看,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最多不会超过二十岁。梁健以为称她女足浴师有些不妥,叫她女孩还差不多。她不仅年轻,脸蛋更是精致的有些吓人。先前的女服务员称介绍一位“很不错”的女足浴师过来,看来没有瞎说。

     

     留意到给梁健服务的女足浴师如此年轻漂亮,朱怀遇对自己的足浴师道,“梁梁,你这位同事叫什么名字啊?”

     

     梁健听朱怀遇喊女足浴师为“梁梁”就觉得特别扭。朱怀遇也意识到了,道:“今天也真是巧,我们这里有两个姓梁。”

     

     大家笑了一番,梁梁才回答朱怀遇的问题:“她叫菲菲。”

     

     “菲菲?”梁健重复道。

     

     “怎么巧了?”梁梁抬起脑袋道。

     

     “有人说过菲菲特别像一个人吗?”朱怀遇抢着问道。

     

     梁梁道,“没有,因为她今天才第一天工作,她加入我们这个队伍本来就不久,前段时间都在接受培训,你的这位朋友就是她的第一位客人。”

     

     “请多关照。”菲菲矜持地道,声音微弱,但还是挺清晰。

     

     听到菲菲是第一天工作,服务的第一个客人就是自己,梁健道,“那我岂不是很荣幸。”

     

     菲菲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梁健,道,“是我很荣幸。”

     

     被菲菲这么瞧了一眼,梁健心里就有一股酥麻。这个小女孩虽然话不多,但的确是个美人胚子。

     

     “梁健你说菲菲像谁?”朱怀遇问道。

     

     梁健见菲菲第一面,感觉她特别像刘亦菲,但他没说,而是答道,“我不知道哎。”

     

     朱怀遇道,“我说啊,菲菲就是很有点像刘亦菲,梁健你说呢?”

     

     “老板说笑了。”菲菲不好意思地道。

     

     “菲菲,就是像菲菲本人。”梁健不想做什么比较。人与人之间的际遇是很不同的,在他看来,菲菲初出茅庐,无论从面容、身材还是气质上说都不输刘亦菲,但人家刘亦菲是一位尽人皆知的电视明星,而菲菲只能做一位足浴师,替人足浴。感叹之余,梁健只想在菲菲替自己服务之时,给她足够的尊重。

     

     他的尊重被菲菲感受到了,菲菲道,“谢谢。”

     

     朱怀遇哈哈笑了起来,他刚开始还有点后悔,为什么让9号替自己服务,而不是让菲菲,毕竟菲菲是那么年轻漂亮,而从刚才菲菲的话语之中,他还是觉得自己的选择没有错。菲菲一张白纸,还没有字涂上去,纯净是纯净、年轻是年轻,她有的是很明显,但她缺的也是很明显,那就是如何讨男人开心的经验。这一点上在这个行业摸爬滚打很多年的9号梁梁,却已经深谙其中的道理了。

     

     泡脚到了恰当的时间,她们把药水撤了,用毛巾抹干,然后用双手给他们的足上涂抹膏药。

     

     梁健脚上的皮肤,这才与菲菲的手正式全面接触。

     

     虽然到“清池会所”梁健是第一次来,但足浴却不是第一次做。然而,感受到如此柔嫩滑润的手掌,梁健却是头一遭。

     

     菲菲的手指和掌心在足上滑过,梁健感觉有如一层薄薄的电流在他身上流淌,不知什么时候梁健已经感觉下身有些不对劲。意识到这一点,梁健赶紧把注意力转移开来,与朱怀遇聊道,“朱局长,以前你就跟黄书记认识啊?”

     

     朱怀遇道,“与黄书记认识已经很多年了,那时候黄书记还是区府办副主任,我是区府办的一般干部,后来他出去了,我也出来了,因为我以前联系的线是社会发展,组织上把我安排到了体育局,没想到这么几年过去了,又有与黄书记共事的机会。”

     

     “人生就是很巧合的。”

     

     “是啊。”朱怀遇把眼睛闭了起来,“今天酒有点多了,瞌睡上来了。休息一下了。”

     

     梁健看到朱怀遇很享受着梁梁的按摩,也就不好意思打扰他,看着天花板,感受着脚上传来的一点点电流。而心里却不时有一个魔鬼冒出来,“如果能与这个菲菲……会是什么感觉?”

     

     这么一想,下面又开始紧张起来。整个足浴的过程把他弄得紧张兮兮、胀胀鼓鼓、备受煎熬,想睡睡不着,想醒醒不了。偶然拿眼睛去瞧瞧菲菲,她因为专注于足浴的程序,手上该使力的使力,该抹、该按、该挑的都到位了,只见她额头上已经沁出了细细的汗珠,如珍珠一般在弱光下微微闪烁。

     

     梁健不由感叹,几年之后,这个女孩子会变成什么样子呢?会不会跟梁梁一样老道了呢?这么想着,脑袋里凭空想到一句话“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当然,梁健也知道这不过是给邪念找的借口!

     

     似乎感受到了梁健的目光,菲菲抬起脑袋,目光与梁健碰到一起,她赶忙躲开了,低下脑袋,脸上恰似多了一层红晕。

     

     梁健没话找话地道,“菲菲,你们这身海军服,是你们老板设计的吧?”

     

     菲菲还没回答,梁梁就抢着道,“可不是呢,是我们自己设计的。”

     

     梁健道,“自己设计的?不是你们老板?”

     

     “是梁梁姐自己设计的,”菲菲介绍,“老板给的是一般的工作服,挺老气的。梁梁姐有头脑,自己设计了这身海军服。我觉得蛮好看,所以也就按梁梁姐的款型做了一套。你说好看吧?”

     

     梁健是第一次听到菲菲伶俐地说完一段话,看来这女孩虽然话不多,要说也是挺会说的。梁健夸了一句:“很新颖。”

     

     得到了夸奖,梁梁的脸上绽开了笑容。

     

     这时半睡半醒的朱怀遇插话进来,“这身海军服,是梁梁的独创,‘清池会所’里目前只有三个人有这种海军服,以前就只有梁梁、还有17号,现在也就是增加一个菲菲了吧?”

    《极品升官》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可可文学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547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第009章内心纠结

     “是的,就我们三人,其他人如果想参考,我肯定收他们设计费。”梁梁道。

     

     “你们三个现在肯定是‘清池会所’里客人最多的足浴师了吧?”

     

     “你怎么知道。”梁梁笑道,分明是承认了梁健的猜测是对的。

     

     “这肯定的,一般女足浴师穿的衣服就说明他们是普通的足浴师,而你们就是女海军足浴师。如果你来这里足浴,你是喜欢一个普通女足浴师来替你足浴呢,还是希望一位女海军来替你足浴呢?”朱怀遇道。

     

     “我们又不是真的喽。”单纯的菲菲笑道。

     

     “你们有没听过‘制服控’这个词啊?”朱怀遇道。

     

     “制服控?”两位女足浴师都面露疑惑。

     

     “听过。”梁健道,“‘控’,是个网络流行词,意思就是说爱一个东西爱得要死,就像丢了魂似的,不受理性支配,而是被潜意识控制了。我们常说的有制服控啊,电子控啊,御姐控啊,零食控啊,文字控啊,大叔控啊……多了去了,反正就是说自己把持不住自己,看到一样特别起劲的东西,就被‘拿了魂’了。”

     

     “你还真有见识。”菲菲说着已经完成了足部按摩,让梁健换一个姿势,给他手臂按摩一下,接着是背部按摩,这是足浴程序中本就有的按摩。

     

     “梁健说的没错,就是这玩意,有很多人就是制服控,看到穿着女海军服的女人,就像丢了魂儿了,致于她是不是真的海军,已经不重要了。这就是梁梁的高明之处,把握了男人的制服控心理,才使自己的客人源源不断、逐日增加啊。”

     

     “朱老板,你好像是在取笑我哎?”梁梁一本正经地道。

     

     “我哪敢啊?”

     

     “我看你敢不敢!”梁梁手上一使劲。

     

     被按中穴位的朱怀遇疼痛地喊了起来,“手下留情,手下留情。”

     

     梁健笑道,“朱老板是痛并快乐着!”

     

     说说笑笑之中,足浴的工序基本要走完了。梁健和朱怀遇对替自己服务的两位姑娘还都有些恋恋不舍。这时,9号梁梁问了,“足浴要结束了,两位还需要其他服务吗?”

     

     朱怀遇道,“兄弟,‘其他服务’的时间到了。”

     

     “到底是什么其他服务啊?”梁健还是挺好奇。

     

     梁梁道,“比如有泰式按摩、美式按摩等,不过最近我们又推出了一项日式按摩。”

     

     “日式按摩?”朱怀遇笑问,“这么直接啊?”

     

     “怎么直接了?”

     

     朱怀遇道,“怎么不直接啊,都直接把‘日’放着作为项目的标题了。”

     

     “你这人真坏!”梁梁在朱怀遇地肩头又捶了一下,“不是这个‘日’,是日本的日,我们都会穿和服的。”

     

     “穿和服,这倒稀奇啊。这个项目没做过。”朱怀遇转向梁健,“要不我们做这个项目?”

    极品升官梁健最新章节阅读,极品升官小说全文阅读

     “按摩啊?”梁健道,“刚才已经按摩了啊,脚上,后来是手臂,背上都按摩过了啊?还要按摩啊?”

     

     朱怀遇道,“反正时间还早,我知道的,黄老板和姚老板都没这么快的。我们不做白不做,反正这次是黄老板最后一次在十面镇买单。”

     

     梁健听出朱怀遇这席话里隐藏了好多暗语:为了在这种娱乐场所避嫌,梁健将黄书记和姚区长都称为“老板”,他说黄老板最后一次在十面镇买单,意思就是这次是黄书记买单,而且是签十面镇的单子,反正是公款消费,少做一项是做,多做一项也是做。

     

     梁健却想,即使用的是公款,也不用重复浪费。只是他觉得这么跟朱怀遇说,会让朱怀遇没面子。

     

     朱怀遇看出了梁健的犹豫,道,“此按摩非彼按摩。不一样的。而且我不是说了吗,要让兄弟你见识见识什么是‘其他服务’吗?这个任务你可别阻碍我完成啊。就这样了,我们要‘日式按摩’。”

     

     “那稍等”,梁梁喜形于色道,“我们去准备下。”

     

     “他们去准备什么?”梁健问。

     

     “应该去换衣服吧,她们不是说要换和服吗?”

     

     梁健“哦”了下,又有些期待,又有些忐忑。不知接下去的节目到底是什么内容。

     

     两人一边看着对面墙上的电视,一边等了十来分钟。两位女浴师终于身穿白净和服出现在了房间里,来到他们床前,还微微屈膝鞠躬,活脱脱两个日本女人。

     

     朱怀遇不由哈哈笑起来,“梁梁和菲菲,你们非把我们俩好好的大男人逼迫成制服控不可,刚才是穿海军服,让我们以为女海军在服务我们,现在又穿日本和服,让我们感觉日本女人在服务我们,这两项都是杀手锏啊。”

     

     梁梁微笑道,“朱老板,跟我来吧。梁老板,跟着我们菲菲去。包间都已经安排好了。”

     

     梁健疑道,“要换地方?”

     

     朱怀遇道:“不换地方,怎么日式按摩!”

     

     梁梁敲打他的背,不让他再说,引着他走了。

     

     菲菲道,“梁老板,请跟我来。”

     

     菲菲在前面走,梁健看朱怀遇他们已经走出门外,也不好再多问,也就跟着菲菲出了包厢,又进入了低光的甬道。对面也有一男一女走来,梁健忐忑想,不会认识吧,交错而行的时候才发现对方故意低着脑袋,梁健想估计这也是为避免被人认出,他也就不好意思去看别人,但从外表上看此人他应该不认识。

     

     推门进入另一包间,空间比先前的大包间小了许多,因为房间所处位置更加隐蔽,因此也显得有些气闷,不过床铺和摆设也都还干净,整体风格也是统一的。

     

     菲菲道,“要开电视吗?”

     

     在大包间时,四个人可以说说笑笑,现在两个人,梁健倒不知说些什么了,而且这种环境他第一次来,有些措手不及,“开一点吧。”

     

     菲菲很恰当地把电视机开到一定程度,声音不大不小,说话也听得清楚。

     

     菲菲因为身穿和服,胸前的衣领和腿部的衣襟都微微敞开,洁白的肌肤散发着光泽让梁健有些窒息。

     

     开好电视,梁健见菲菲坐到了床沿上,却没见她有接下去的行动。

     

     梁健就问,“日式按摩到底是怎么样的?”

     

     菲菲瞧了他一眼,道,“你真没有玩过?”

     

     梁健道,“没有。”

     

     菲菲微红着脸道,“你现在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或者你需要我做什么,也可以跟我说。”

     

     梁健这才明白了日式按摩的真实意味,如果说刚才的按摩只是模拟演练,那么此刻完全可以真刀真枪了。梁健还头一次面对这种诱惑,有点不知如何开始,如何收场。看着眼前的菲菲,她娇艳欲滴,现在放在眼前随便他摆弄,他完全可以像饿狼扑羊一样把她吞了。但脑袋里又出现一个词语“嫖娼”,就有些扛不住了。

     

     菲菲见他没有动作,道,“你这人还真奇怪。”

     

     梁健这次回过神来,“怎么奇怪了?”

     

     菲菲道,“刚才梁梁姐,还特意嘱咐我。我今天是第一次工作,一定要加倍小心。一些男人看到我这样的都会饿狼扑羊的。她说,如果男人把我弄痛了,一定要说出来。还有最重要的是,一定要让男人带上这个,否则落下什么病,没人会心疼我们。”

     

     梁健看到菲菲的手张开了,里面是一个小方形的塑料袋,袋里凸起一个圆环,梁健作为有妇之夫,当然知道这是避孕套。

     

     看到这个,梁健马上来了感觉。梁健道,“你梁梁姐姐想多了吧。”

     

     “肯定没有想多。”菲菲道,“既然你们需要日式按摩,那肯定有需要。”

     

     说着菲菲伸出了手来,在梁健胸前轻轻揉过,一路往下,移到大腿,“这是我第一次服务客人,如果你觉得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可以告诉我。”

     

     她的手滑腻而柔软,在梁健身上游走,让他欲罢不能,不过,梁健还是下意识地抓住了她,“其实我真的不需要,只是今天朱老板是我朋友,我只是陪他来的。”

     

     “你是不是担心这里不安全?”菲菲安抚他的不安,“这你放心好了,我们老板背景够硬的,没有条子会来这里撒野的。”

     

     “不是,不是因为这个。”梁健坚持道。

     

     菲菲的手不再坚持,放回了自己腿上,道,“也许你是真的陪朱老板来的,但既然你要了包间,即使你什么也不做,钱也是一样收的啊。”菲菲又定定地瞧着他说,“而且今天是我第一次这样服务客人,我以前都没有做过,如果你不需要我服务,我会很没面子的,以后店里可能也会觉得我留不住客人。”

     

     说着,菲菲有些眼泪汪汪。

     

     梁健道,“其实,你完全可以做其他的工作,凭你这么漂亮,找个工作应该不难。”

     

     “不可能了,我与店里签了合同的,而且我家里的情况……”菲菲似乎陷入了沉思,“不想多讲了。反正今天你是我的客人,我只想尽我最大的努力让你开心。如果今天你不要我,明天,我的第一次还会给别人。我觉得你这人真的不错,我宁可把我的第一次给你。”

     

     梁健很难相信菲菲是真的第一次,但他不好意思质疑这种问题,否则也太伤人自尊了,即使这完全是个谎言,她也无非是想给客人找点刺激,寻点开心,的确也有很多男人稀罕女人的初夜。

     

     话都说到这份上,梁健还真是难以拒绝。他也不知是出于同情,还是出于欲望,手不自觉地放到了菲菲的腰间。

    《极品升官》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可可文学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547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