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国际娱乐城,亚洲国际娱乐城官网

似水伊人缠我心荆楚瑜乔怜全文免费阅读,似水伊人缠我心小说完结篇

评分:10分
  • 类型:耽美小说
  • 热点:小说,全文,阅读
  • 扫一扫微信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似水伊人缠我心小说完结篇由雪月文学免费提供,两年八个月零一十二天,她清楚地记得跟荆楚瑜再相遇的日子,却已经记不得,这是自己第几次怀孕,故事情节构架娓娓动人,引人

     似水伊人缠我心小说完结篇由雪月文学免费提供,两年八个月零一十二天,她清楚地记得跟荆楚瑜再相遇的日子,却已经记不得,这是自己第几次怀孕,故事情节构架娓娓动人,引人入胜!难得一见的精品好书关注似水伊人缠我心荆楚瑜乔怜全文免费阅读

    《似水伊人缠我心》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雪月文学

    回复小说名字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以下章节为精彩章节试读,阅读全文请关注公众号。

    “所以,今天的你宁愿承受这些天罚一样的后果是不是?乔怜,你不仅眼睛瞎,心也瞎。你是乔大山的女儿,骨子里无可避免着流淌如他一样卑鄙无耻的血液。既然你不愿自救,那么谁也不会同情你!这是——什么?”

     

      目光落在乔怜手里的那件红衣裙上,荆楚俞的眼前蓦然出现一副想象中的画面:

     

      【楚瑜哥哥,我新学了一个舞蹈,阿怜姐说她给我弹琴伴奏,我跳给你看好不好?我穿的是红色的裙子呢,上面有花边。我要开始咯。】

     

      十岁的女孩像个小小的精灵,所过之处尽是花草芬芳,蜜蜂起舞。

     

      荆楚瑜是很感谢他妈妈宋美娟的。

     

      在父亲过世后的不到半年,一向骄傲的妈妈竟然会愿意把丈夫遗留在外的私生女接回家。

     

      那会儿晓琳才不到五岁,一股奶香柔和着灵气,给荆楚瑜的生活带来了多少欢声笑语。

     

      虽然荆楚瑜从来没有见过妹妹的容貌,更没有见过她跳舞的样子。

     

      所以在他遗憾无尽的影像中,妹妹是个扎着马尾辫,肉呼呼的小姑娘。总穿着红色的连衣裙,在钢琴前,在花草丛,与蝴蝶比肩翩跹。

     

      他无法想象,那场无情的大火,把她的美丽和灵动屠戮得有多绝望?

     

      “晓琳的生日快到了……”乔怜点点头,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摩挲着红衣裙的料子,“我打算……烧了给她。”

     

      咬咬牙,乔怜早已把谎言圆成了习惯。双目失明最大的好处就是,眼神再也不会出卖她压抑不住的怀愧与爱意,每一句话都像她说出时的那般冰冷释然。

     

      晓琳的生日……

     

      荆楚瑜闭了闭眼,烟灰一弹。

     

      抽丝的焦灼烫开衣裙的花边,青烟绽开祭奠。

     

      “乔大年没有死,不过下半生怕是别想从床上起来了。”丢下一句话,荆楚瑜甩门离去,只留乔怜一人无声息地沉默着。说不出谢谢,也说不出对不起。

     

      荆楚瑜叫人折断了乔大年的颈椎骨,脑袋偏离正常位置七厘米。

     

      其实早在五年前,他就应该对这个流氓施加的惩戒——但他跟自己较劲,跟乔怜较劲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

     

      只为了赌他在她心里,究竟是怎样一种不可替代的位置。

    似水伊人缠我心荆楚瑜乔怜全文免费阅读,似水伊人缠我心小说完结篇

      如今,乔怜没能赢,他也输得一败涂地。

     

      荆楚瑜想,就当乔怜也跟晓琳一样,死在那场火灾里好了。

     

      事到如今,也怨了恨了,该两清了。

     

      ***

     

      “楚瑜,你回来了啊?”

     

      罗雅穿着一身雪白的长裙,乌发留长披肩。一年多不见,她的精神和气色都好了不少。

     

      尤其是左脸颊上的那道伤疤,早已淡了又淡。这五年来,为了祛除当年意外里落下的伤痕,罗雅做了好多次整形手术。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荆楚瑜咬咬牙,把乔怜的影像从大脑里一拳捶散。

     

      “你怎么自己回来了?我本想去机场接——”

     

      荆楚瑜走上前,伸手揽了揽罗雅的腰。她身上总有一股清纯淡雅的香氛,跟乔怜身上那种……一点都不一样。

     

      “阿姨说你最近特别忙,我就不想打扰你了。”罗雅拉开精致的旅行箱,挑出一只盒子,“这是我帮你带的礼物。这款太阳镜是VKing的新品,你的眼睛……手术好些年,医生说还是要注意下别被强光刺激。”

     

      “谢谢。”荆楚瑜点点头。

     

      罗雅的心意总是那么直爽又纯粹,有时候荆楚瑜会想——如果不是认识乔怜认识得更早,如果不是心里早已奠定那不可撼动的不渝。

     

      可是,世上没有如果。

     

      罗雅的妈妈是宋美娟的好友,两家早年交好,私下也有缔结亲缘的约定。

     

      那会儿荆楚瑜到美国准备做手术的时候,就住在罗雅家里。他与她的相见,同样是超脱黑暗一般的美好。

     

      荆楚瑜也想象过罗雅的模样。不过想来想去,总是重叠了一双麻花辫,一对大眼睛,两个浅浅的酒窝,笑里带着平凡又纯粹的银铃声。

     

      就像……乔怜一样。

     

      “楚瑜?”罗雅轻唤他的名字,“你,怎么了?”

     

      “没什么,可能累了……”荆楚瑜叫李嫂过来把东西拉进去,“送罗小姐去客房。”

     

      客房两个字,像六月的天一不小心寒了霜。

     

      罗雅站在原地怔了怔,咬着樱唇微低下头。

     

      “楚瑜,我们……不是要结婚了么?”

     

      抬起眼睛,罗雅的泪意轻轻沁在眼圈里,睫毛扑闪着怜惜。

     

      “傻瓜,就是因为要结婚了……”荆楚瑜轻抚她的长发,“所以我才……乖,早点休息,我还有点事处理。”

     

      吻了吻罗雅的额头,荆楚瑜转身进了书房。

     

      欲说还休的距离,挑动爱情里的自知之明。

     

      罗雅转过脸,看着身后提携行李箱的女佣李嫂,微微牵了下唇角的笑容:“李嫂,先生这段时间都跟谁在一起啊?”

     

      “这……”

     

      面对李嫂的踟蹰,罗雅也不催促。只笑眯眯地望着她,眼里尽是无可对抗的动容。

     

      “他……平时……”

     

      女人都是敏锐的动物,她们太容易在自我的领地里发现异类的踪迹。

     

      罗雅把目光拉长在地下室的楼梯间——

     

      那里,荆楚瑜一向不允许任何人靠近的。

     

      可最近,那寥寥尘埃,点点封存的痕迹,怎么好像被打扫过了呢?

     

      乔怜。

     

      罗雅闭了闭眼睛,拳头微紧。她从口袋里摸出手机,转身到隔间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是阿姨吧。”

     

      “雅雅啊?你到家了么?楚瑜去接你了么?”

     

      “我和楚瑜都挺好的。不过……”罗雅深吸一口气,回头小心翼翼地确认了荆楚瑜不存在的范围,然后压低声音,“阿姨,我发现乔怜好像……好像回来了。”

     

      “什么?”身在大洋彼岸的宋美娟差点一把扔了电话。

     

      “阿姨,我有点怕……万一荆晓琳还活着……”

     

      “别怕别怕!雅雅,当年的事,我们咬准不承认。楚瑜早晚会对她失去耐性,知道么?你等等我,过两天我就回国。咱们再想办法!在这之前,你一定要坚强点,什么都不能说!”

     

      “嗯,我知道了。”

    《似水伊人缠我心》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雪月文学

    回复小说名字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008 我知道去哪弄血

    乔怜坐了二十站的长途汽车,来到江城边远的天使心福利院。

     

      一路景致铺就盛夏之繁,她却并没有因为自己再也没有机会目睹而感怀。

     

      她眼盲的事情,并不打算告诉晓琳。

     

      反正晓琳看不见呢。相互摩挲和依赖,早该成为姐妹之间最行之有效的心有灵犀。

     

      “阿怜你来了?”

     

      耳边熟悉的声音,温软如玉。乔怜不由自主地抖了下肩膀,她觉得自己有点失算了——

     

      今天是礼拜日,贺书棋一般都会过来福利院陪陪这些孩子们的。

     

      自己,应该避开他才好。否则那墨镜下的茫然,肢体上的僵探,又怎么能瞒住这个悉心男人的一瞥一眼?

     

      贺书棋是这座福利院的投资人,本职是个律师。他有着良好的家境和素养,也有着慈善和包容的心。

     

      他爱着福利院里那些先天不足的折翼天使,也爱着神秘却充满着神秘魅力的乔怜。

     

      “贺先生你也在?我……”乔怜用手推了推墨镜,把脸往一侧旋去。

     

      “你的眼睛……”贺书棋倒吸一口冷气。

     

      “没什么,只是生了点小病呢。医生说可能要……呵呵,暂时有一段时间看不见。”

     

      乔怜只能这样敷衍。但她觉得,这也不算是撒谎吧。她昨天也去看过大夫,人家的说法都是一样的——失明是由脑子里积压的血块造成,可能三五天会好,也可能三五年,三五十年……

     

      “怎么会弄成这样!”贺书棋急道,失控下上手便扶住了乔怜。

     

      他们认识一年多了,从来都是关乎情止于礼。贺书棋隐隐知道乔怜有些不堪的过去,却始终保持着最尊重的距离。送不出的玫瑰花,成就他默默守护的心意。

     

      “真没事的,一点点小毛病。那个……”乔怜笑了笑,摘下墨镜。

    似水伊人缠我心荆楚瑜乔怜全文免费阅读,似水伊人缠我心小说完结篇

      她的眼睛黯淡无光,却依旧能够直抒心灵的笑意:“我现在还不是很习惯,要么就不去看晓琳了。你帮我把这条裙子拿给她,是生日礼物。我还在旧物市场订了一架二手的电子琴,可能过几天会有人送货到这边。”

     

      “我已经给福利院买了两架钢琴。”贺书棋说。

     

      “真的?”乔怜点点头,“那晓琳一定非常高兴。我本来答应她,想在她十八岁那年——”

     

      “阿怜,你跟我说句实话行么?”

     

      引着乔怜来到楼下的咖啡甜品屋,贺书棋深深吸了一口气:“你的眼睛,该不会是为了给晓琳捐赠角膜,才——”

     

      乔怜的心凛然一动,惭愧地摇摇头。

     

      如果可以,她岂非没想过用这样的方式换那孩子一个明亮的人生和明亮的心境?

     

      可是没可能的。

     

      这么些年,她从不敢直视荆晓琳的双眼——

     

      不是为孩子懵懂纯粹的光芒而自惭形愧,更不为空洞茫然的失神心表怯怯。

     

      只为那缝合的伤疤下,人性至黑至暗的真相。

     

      她的眼球是被人硬生生挖出来的,连视神经的跟腱都断了!

     

      不能治疗,不能移植,不能重见光明。

     

      那干瘪的伤口下,汹涌澎湃的只有自私与恶意。

     

      “贺先生,您想多了。不是这样的……”乔怜说。

     

      “那就好。”贺书棋轻吟一声,“我怕你一时冲动……其实阿怜,晓琳也是个很懂事的孩子。她总说,你为她付出了太多太多,她却无以为报。她已经十七岁了,那天跟教堂姆姆提起过,明年想要去学特殊教育。她很聪明,琴弹得也好。我也想,要么明年开春了,就资助她出国。”

     

      晓琳弹琴比自己有天赋的多,乔怜想。果然还是荆楚瑜家的基因,高贵聪颖。

     

      她还记得那会荆楚瑜一个音符一个键,手把手地教她。她笨,学着学着,就痴痴地笑。也许荆楚瑜永远不会知道,乔怜无法集中注意力的原因——坐在那俊美侧颜的身边,她总是忍不住盯着他偷看。那些美好的午后,那些堆满记忆的曾经。她想守护他的心意,始终如一。

     

      “晓琳一直在院里给唱诗班的孩子弹琴伴奏,孩子们都很喜欢她。阿怜我想,如果晓琳明年出去求学的话,你……要么你……”贺书棋看着乔怜的双眼,那一刻他真是又心痛又庆幸。

     

      这么久以来,面对女人若即若离的拒绝,他仿佛终于有机会在她面前毫不掩饰眼里的爱意。

     

      乔怜摇摇头,拒绝了贺书棋的好意。

     

      “我有地方去呢。”她说。

     

      其实这段时间,她一直都在红狐狸会所的清吧区弹琴。每天晚上三个小时。丽姐过来找她的。

     

      她说荆楚瑜买下了这间会所,运营方式还是维持从前的。

     

      丽姐的行为表面上是要关照乔怜,但其实是希望通过讨好她来寻求荆楚瑜的庇护和镇场。在这个社会,人人都只能怀着利己主义的鬼胎。

     

      这一点,乔怜不是看不明白的。

     

      而且她更倾向于相信荆楚瑜是不知道的。毕竟,他已经要结婚了——

     

      从他把乔大山的半个脑袋从肩膀上移开惩罚的距离,两人之间该说的不该说的,都已经尘埃落定。

     

      乔怜想,她和荆楚瑜之间……算是再无瓜葛了吧。

     

      “贺先生,那要不我就先走了吧。这个裙子——”乔怜觉得,咖啡只能让心境更苦涩,让黑暗更透彻。她有点累了,想回去了。

     

      “真的不去看看晓琳了?”

     

      “嗯,我回去会打电话给她的。”乔怜点点头。

     

      “那我送你吧。”

     

      “啊,不用,就公交很方便——”

     

      可就在这时,一个急匆匆的身影扑进咖啡厅。乔怜看不到人,却辨得清声音。

     

      是教堂带班的刘姆姆。

     

      “贺先生!不好了!不好了出大事了!”

     

      ***

     

      “晓琳!”扑在救护车的轮床上,乔怜几乎冻结了全身的血液。她什么都看不见,只能拼命摸索着女孩尚有气息温度的脸!

     

      “怎么会这样!晓琳她伤在哪啊!”

     

      “晓琳姐在弹琴,教堂的吊顶灯突然掉下来了!”周围有孩子在呜呜哭泣,有医护人员在拼命施救。

     

      乔怜抓着堵也堵不住的血腥,心像猫抓了窟窿一样空洞。

     

      自失明以来,她从未感受过像今天这样的绝望!

     

      “病人的颅骨和肩胛有较大出血口,初步断定可能是钢筋伤了锁骨动脉。”医生吼道,“快送医院,家属在么?跟着上车——”

     

      呼啸的救命灯卡着提心吊胆的节奏,乔怜紧紧抓着荆晓琳的手,无助的泪水夺眶而出。

     

      “阿怜姐……”女孩的意识还清醒,攥着熟悉的温度,她上扬了坚强的唇角,“我……是不是要死了?”

     

      “不会的!你不要乱说,晓琳坚持一下!马上就到医院了!”

     

      “阿怜姐,我要是死了……你是不是就不用那么辛苦了?”女孩早已没了泪腺和泪水,空洞干瘪的眼眶夺去本该属于她的美貌容颜,“我……其实我什么都明白的。阿怜姐,我从没恨过……

     

      你,也不会告诉大哥对不对?他是那么善良的人,我从没相信过大哥会那样对我……”

     

      “晓琳!”感受到女孩的手微微顿滑下去,乔怜的心跟着咯噔一下垂入冰点,“晓琳!醒醒!晓琳!!!”

     

      急救室外,乔怜抱着贺书棋给她倒过来的一杯热水,浑身的血腥气让她的思维跟着胶着而黏腻。

     

      “阿怜,别担心,晓琳会没事的。唉,都是我不好——”看到身旁的女人瑟瑟发抖,贺书棋摘下外套给她披上,“上个月院长跟我提过说要请人来翻修下教堂的屋顶。我出国接项目,也没往心里去。那么大的吊灯,这一砸下来……医生说晓琳没有伤到要害,只是失血……”

     

      就在这时,手术室的门骤然拉开!

     

      “谁是荆晓琳的家属!”

     

      “我!我是她姐姐!”乔怜摇晃着起身,那一刻,她真恨自己不争气的双眼,饶是在这样危机而需要的时刻,却什么忙都帮不上。

     

      “患者失血过多,需要紧急输血!”

     

      “那还等什么?”贺书棋跟着上前扶住乔怜,然后重重一挽袖子,“我是O型,能用么?”

     

      乔怜未动声色,只抖着唇拉了拉贺书棋的衣襟。

     

      她摇摇头:“没用的。晓琳她……是特殊血型。”

     

      护士看了眼手里的病例:“没错,患者确实是RH阴性B血,除非找到她的血亲。要么就只能去江城志愿者采血库联系。我们这里只有八位备案的志愿者,其中五位都不在本市,剩下三位还没能取得联系。

     

      你不是她姐姐么?这种时候,最好的还是由自家人检验提供——”

     

      “我……”乔怜摇摇头,“我不是她亲姐姐。”

     

      “阿怜,我有朋友在相关部门,我这就去问——”贺书棋自认为还是有一定人脉范畴,可是输血是急事,谁心里也没底。

     

      “不用了,我知道……”乔怜咬了咬唇,“去哪里帮她弄血。”

    《似水伊人缠我心》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雪月文学

    回复小说名字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009 欺骗

    “昨晚下了雨,客房的床被有些潮湿了呢。”罗雅端着一碗养生汤,送进荆楚瑜的书房。

     

      “哦。”男人回着邮件,略有些心不在焉地说声谢谢。

     

      “天晚了,要不要早点休息?”罗雅主动的意图已经很明显了,可是骨起勇气后的邀约,最后却只换来荆楚瑜一句不咸不淡的敷衍。

     

      “你先睡吧,我还有点事要处理。”

     

      放下宵夜,罗雅轻轻退了回去。她没有去客房,而是吩咐李嫂把新的被褥一并送去了主卧。

     

      卸妆,洗澡,换了干净而性感的内衣。罗雅对着镜子轻轻拨动自己脸颊上的疮疤。

     

      时年淡去,她却隐隐不安了起来。她甚至觉得,若不是自己的脸在那一场意外中受了伤害,今天的荆楚瑜甚至连弥补和自责都不会恩赐给自己吧。

     

      五年前在美国初遇之时,他温柔的气质,绅士的风度无一处不深深吸引着自己——甚至连他眼盲的缺陷,都难掩芳心向寸。

     

      可是罗雅心里明白,即便他的手术会成功。他最想见到的人,也绝对不会是自己。

     

      她在他的口袋里看过乔怜的照片,也听他偶尔娓娓道来他们的不渝和曾经。

     

      可她罗雅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她看上的男人,不但要完美,更要唯一。

     

      所以有时候,一场赌局,最先下注的人注定万劫不复。

     

      “你,怎么在——”快十点的时候,荆楚瑜才回到卧室。

     

      迷离的熏香,旖旎的灯光,床榻上的女人期期等待,意图呼之欲出。

     

      “我刚才跟你说客房那里有点返潮……”罗雅咬了咬唇,披散半肩的长发搭在诱人的香肩上。她故意露出了脸颊上的伤疤。

     

      “那我过去睡。”荆楚瑜转身就要走。

     

      “楚瑜!”罗雅寒了心境,哑着嗓音喊出一句,“你就那么讨厌我么!”

     

      泪水在女人的眼眶里旋转如带雨梨花,她咬着樱粉色的唇,压抑出抽泣。

     

      荆楚瑜的心微微顿了下:“罗雅,你别多想,我只是……”

     

      “我知道,你嫌弃我……”

     

      “我没有。”荆楚瑜坐身过来。他承认,罗雅脸上的伤,是他的软肋,也是他的禁区。

     

      “我知道你放不下乔怜,可是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她伤害了我的脸,我不在乎。可她害死了你妹妹!楚瑜,你知不知道这些年我有多自责?我有时候就想,如果当时,我来得及救出晓琳就好了!”

     

      “这跟你没关系。当初你有幸发生太过严重的意外,我已经很欣慰了。”荆楚瑜轻轻搂住罗雅的肩膀,轻吻她的额头,“我说过,你是因为我家的事受的伤,我会对你负责一辈子的。”

     

      他还记得,自己跟妈妈去美国安排手术的时候,乔怜带着晓琳一直送他到机场。十二岁的妹妹又哭又笑,她说虽然想念,但只要想到大哥回来以后就会康复,心里还是好高兴的。

     

      只可惜,今年的生日,他来不及给她过了。

     

      荆楚瑜一直觉得,罗雅是个善良又悉心的姑娘。这个小小的细节被她注意到后,竟瞒着自己悄悄回国,打算给素昧谋面的‘小妹妹’送上一份惊喜的礼物。可谁能想到——变故就在那本该充满温馨热情的夜里发生!

     

      荆楚瑜终于复明了。可他眼里的世界再也不美好,不纯净。

     

      他看到的是荆家别墅外苑的一场灰烬废墟,看到的是乔怜不解释不抗辩的冷血表情,看到的是罗雅被烧伤的半张脸,一字一句的控诉。

    似水伊人缠我心荆楚瑜乔怜全文免费阅读,似水伊人缠我心小说完结篇

      有时候荆楚瑜觉得,他宁愿永远失明下去。

     

      “楚瑜,我真的不能失去你……我知道也许在你心里,我永远也代替不了乔怜……”

     

      “不要再提她了。”荆楚瑜转开脸,躺下身,“早点睡吧。”

     

      这大概,是荆楚瑜第一次与罗雅同床共枕。

     

      身后的女人同样温香,同样软玉。他不是感受不到罗雅悄然伸向自己腰肋的手臂,有多柔滑有多细腻。可是那种无法克服的距离和障碍就是让荆楚瑜难以想到除了乔怜以外的任何人。

     

      越执念越痛苦,也越……不甘心。

     

      荆楚瑜想,乔怜明明是爱他的,明明是对他有反应的。她跟自己朝夕相处了十几个年头,最后却为了维护那个猪狗不如的父亲,宁愿把他伤害到这个境地?

     

      乔怜,你的心,究竟是什么做的?

     

      床头的手机一闪一亮,荆楚瑜以为自己看错了。但那上面的来电,的的确确是乔怜。

     

      身后的罗雅已经好久没有动息,荆楚瑜轻着身子起床,走出卧室。

     

      “你找我?”

     

      “我……我想求你一件事。我能见见你么?”

     

      六月的雨,像意外绽放在盛夏的冰雪莲,几乎淋透了乔怜的里里外外。

     

      她站在荆楚瑜的别墅外,狼狈,焦灼。无光的眼神,像氤氲里若隐若现的星辉。暗淡却不逃避。

     

      “我以为我们之间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荆楚瑜还是下楼了。

     

      没打伞,因为雨水与决绝更相配。

     

      “我记得我告诉过你,我要结婚了。你这样跑来,会给罗雅带来困扰。我想,她应该很不愿意见到你。”

     

      乔怜点点头,用手抹了把脸上的雨水。

     

      “我知道,我……可是我想求求你,能不能捐些血给我?”

     

      “你说什么?”

     

      “我……荆楚瑜我求求你,我……我需要800cc的RH阴性稀有血救人命。江城的志愿者太少了,都联系不上。我记得你……你是这个血型……”

     

      乔怜的脸颊被雨水冲刷出近乎惨白的色泽,她的眼睛在黑暗里聚不到光,所以把请求和感激都描画得看起来有点‘理直气壮’!

     

      “乔怜你是不是疯了?”荆楚瑜甚至以为自己听错了,“大半夜的你跑来这里,是为了叫我去献爱心么!”

     

      “我……”

     

      荆晓琳还在手术室,大夫说天亮之前如果没有足够的血浆备用,他们就无法开展动脉缝合二次导流手术。她可能会因为血栓,而永远闭上眼睛。

     

      贺书棋曾问过乔怜,为什么她看起来那么不幸,却从不自怨自艾。

     

      因为乔怜一直觉得,比起晓琳的那些遭遇,自己的痛苦压根不算痛苦,自己的不幸又有什么值得矫情?

     

      晓琳不能再有事了,乔怜心里就只有这样一个念头。

     

      “荆楚瑜,是我爸爸需要。求求你,救救他。”在来这里之前,乔怜就已经想好了万劫不复的借口。

     

      她只有乔大山这一个亲人了,所以好赖不济,也只能往他身上推。

     

      “我爸瘫痪了,夜里想够水杯的时候从床上翻下来,被跌破的输液瓶划破了动脉——”乔怜咬咬牙,扬起水淋淋的容颜,“他是特殊……血型……”

     

      一道闪电破了白光,把两人之间即将发生的对话前奏,弄得愈发狰狞。

     

      “乔怜,你是让我,捐血给你父亲?你脑子摔傻了么!”一把抓起乔怜的衣领,荆楚瑜恨不能一口将她吞下去,“他害死了我妹妹!你居然让我去救他!”

    《似水伊人缠我心》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雪月文学

    回复小说名字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