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国际娱乐城,亚洲国际娱乐城官网

似水伊人缠我心小说在线阅读,似水伊人缠我心免费全文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耽美小说
  • 热点:小说,全文,阅读
  • 扫一扫微信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似水伊人缠我心免费全文阅读由雪月文学免费提供,乔怜已经认识荆楚瑜有十六年了,但那只是认识而已,要论见过的话,大概要从三年前那个走投无路的大雪夜,他把刚刚走出监狱

     似水伊人缠我心免费全文阅读由雪月文学免费提供,乔怜已经认识荆楚瑜有十六年了,但那只是认识而已,要论见过的话,大概要从三年前那个走投无路的大雪夜,他把刚刚走出监狱的自己重新抓回来,狠狠投入这片新的地狱开始算起......更多精彩章节点击似水伊人缠我心小说在线阅读

    《似水伊人缠我心》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雪月文学

    回复小说名字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以下章节为精彩章节试读,阅读全文请关注公众号。

    “荆先生请放心,患者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但她肋骨断了三根,脑部好像还有一些未消除的血块,可能要住院观察一段——”

     

      “不必了,我叫人接她走。”荆楚瑜靠在重症监护室门外,斜小的玻璃窗里。乔怜的身子就像一张单薄的白纸,如她名字一样惹人怜惜。

     

      荆楚瑜心有涟漪,狠狠避过脸去。

     

      “可是荆先生,除了外伤之外,她的肝脏——”

     

      医者父母心,难免多话几句。

     

      “我说了不必!我那里的医生,不会差到哪去!”

     

      ***

     

      乔怜做了很长很长的一场梦。

     

      梦里那场大火像毒蛇吐出的信子,所过之处,尽是燎原幻灭。

     

      【阿怜姐!救我!哇——】

     

      【晓琳!晓琳你在哪里!】

     

      【阿怜姐!我好怕!我要死了!】

     

      残酷的人性,狰狞的笑容。在那天之前,乔怜从没相信过这世上终有恶魔这一说——

     

      可有些时候,恶魔偏偏就是打着亲人的旗号,用‘为你好’为借口,推你万劫不复!

     

      “晓琳!晓琳!!!”

     

      荆楚瑜就站在乔怜的床边。看着她大汗淋漓,看着她呼喊连连。

     

      “晓琳……”

     

      妹妹的名字像一把刺耳的钢刃,从荆楚瑜的鼓膜一路直捣理智深处。

     

      乔怜一定是心有愧疚的,他想。

     

      可是即便她的愧疚比天高,如海深又能怎么样?

    似水伊人缠我心小说在线阅读,似水伊人缠我心免费全文阅读

      她终究做了连上帝都无法原谅的事!

     

      一声嘤叮过后,病床上的女人终于被自己的冷汗激醒了。

     

      七天的昏迷,让她恍然以为自己早已脱离了这炼狱一样的生活状态。可不得不承认的事,当她嗅到身旁还有荆楚瑜的气息——

     

      “我……我这是在哪?”乔怜撑着腰身微微坐起来,她睁着大大的双眼,像好奇的孩子一样扫着房间里一丝一隅的陈设。

     

      她头发有点凌乱,羸弱的呼吸声中还带着淡淡的药香和血腥气。

     

      “天……是不是黑了?”

     

      天刚刚落幕了夕阳的颜色。昏暗的地下室里,厚重的窗帘把最后的光芒都稀释殆尽。

     

      这是荆楚瑜刚刚失明后的卧房。在看不见的世界里,他同样低调生存到被别人忽略的程度,是他的保护色。

     

      “别矫情了,你还不知道这是哪么?”荆楚瑜冷言冷语。乔怜十岁起就入住的荆家别墅宅邸,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有他们生活过的痕迹。

     

      她怎么可能不记得?

     

      门外呜呜几声,两只金毛猎犬一前一后灌入客房。

     

      它们已经嗜血成性,但面对多年相伴的‘好友’,依然无法泯灭骨子里的依赖和友善。

     

      “巴蒂?夏尔!”乔怜张开双臂,任由那毛茸茸的身躯,热烈的呼吸,把温度传递给自己。

     

      “我……真抱歉,我今天没带吃的呢!”乔怜下意识地往自己身上摸了两下,除了输液的细管,就是胸腔的疼痛。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脸上露出歉意的表情。

     

      “不需要,它们现在都只吃生肉。”荆楚瑜鼻腔里哼了一声,转过脸去。

     

      他觉得,刚刚乔怜脸上浮现出的笑容,跟自己梦境里出现过的实在太相似。

     

      他怕那是一种魔力,洗去自己仿佛受了诅咒一样的坚定。

     

      乔怜垂了垂眼睛,伸手在两只狗身上轻轻摩挲了几分。然后轻吟一声道:“这是你的别墅吧。你……救我回来……是……对不起,我在红狐狸惹麻烦了。”

     

      “告诉我晓琳在哪,我放你走。”荆楚瑜牵住两只狗的绳索,提了脚步逼上前去,“否则,我拿你喂狗。”

     

      乔怜抖了抖肩膀,低下头。

     

      两年多来,她用沉默一次次挑战着荆楚瑜的耐心。这种猫捉老鼠一样的威胁游戏,连她自己都已经玩够了。

     

      “荆楚瑜,其实你真的没必要救我。我死了,就当……去世界另一端跟晓琳赔罪好了。”

     

      “在你眼里,就只有晓琳一条命需要赔么?”荆楚瑜怔了怔,嗓音哑了几分。

     

      “乔怜你给我抬起头,看着我的眼睛!”

     

      荆楚瑜以为,三年蜕变,两年嗜血,他早已把自己的城府和心境拿捏到不会失控的程度!

     

      就连那日眼睁睁看着乔怜在自己脚下摔成烂番茄的样子,他都能不改面色不手抖地抽出一支雪茄。

     

      可是为什么——当他听说乔怜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才被流氓扔下楼的时候,心里又堵又顿又难受。

     

      乔怜,你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呢?

     

      “你给我说清楚!我不需要你一副假惺惺的模样在外人面前维护我的名声,我只要你跟我说句实话!!!晓琳到底在哪?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乔怜你给我说!”

     

      拎起乔怜的衣领,荆楚瑜近在咫尺的呼气就像逼供前奏的风雨。

     

      “一命抵一命就够了么?你欠我妹妹的可以一死了之,那你欠我的呢!你……究竟有没有爱过我!”

     

      “没有。”乔怜狠狠闭上眼睛。

     

      “没有……”

     

      “是,”胸腔里顿然戳痛,乔怜觉得眼睛里的泪意渐渐干涸,“少爷,你是主我是仆,我为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你们付我工钱。

     

      晓琳的事,我真的很遗憾。但是——”

     

      一个毫无预兆的耳光逼退了她痛彻心扉的台词演练。荆楚瑜劈手将她捉起,狠狠惯在床头:“乔怜你是不是真以为我不敢弄死你!看着我!你睁开眼睛看着我!再说一遍——”

     

      乔怜动了动唇,微皱眉后的一阵激咳,换来却是点点鲜血喷吐在男人的唇角腮边,回忆再次蒙了腥!

     

      “荆少你不能这样弄她——”家庭医生急急冲过来阻止,“她内脏伤得也很重,需要静养!”

     

      荆楚瑜怔了怔,放下手掌的力度退后两步。

     

      他想,如果昏迷时的一点点良知能让他再次感受到曾经那如梦一样美好的乔怜。他真的宁愿永远也不要面对她清醒时——又倔强又淡定,又能决绝说出‘不爱’的双眼。

     

      接下来的半个月里,乔怜不说话也不下床。每日只是如失魂一样平躺在榻上。床头的餐食凉了又热,热了又冷。她几次打翻在地,全不配合,最后只能靠营养液维持着。

     

      直到荆楚瑜气急败坏地闪过一巴掌,破瓷破碗毫不留情地刮伤了他的拳头。

     

      血淋滴滴,腥气一下子挤进空间。

     

      乔怜的脸转了转,有了些些应激的反应。

     

      “你,是不是受伤了?”沙哑的喉咙挤出沙哑的声音,曾经那些如同银铃般灵动的嗓音,跟美好的回忆一样付之东流。

     

      “你一心求死是不是?”荆楚瑜皱着眉,抬高自己流血的拳头,“不把晓琳的事说清楚,想死没那么容易!再敢摔碗,我叫人打药给你,看你万蚁噬心求生不能的时候,还有没有力气跟我继续扛!”

     

      “该说的,我已经都说了。你的手——”乔怜伸手在床单前摩挲了几下,唰一声撕开床单。雪白的布条像命运里招摇的妥协,她竟试着去抓荆楚瑜的手?

     

      曾几何时,她最是着迷荆楚瑜那双漂亮如艺术家的手。可是失明的痛苦迫使他不得不在不习惯的黑暗里,用指尖摩挲探触,无可避免的血淋淋让她的心疼了多少幅度?

     

      “不用你管!”荆楚瑜厌恶地退开身,胡乱在衬衫上抹了一把,“乔怜你给我听清楚了。如果还想跟我继续纠缠下去,就别再做绝食这种没水平的事!”

     

      女佣李嫂再次端着粥点进来,淡淡的饭食香在乔怜的鼻翼旁若有若无地飘着。

     

      她慢慢撑起身,伸出形同枯槁的手,在桌案台前摩挲了几个来回。

     

      手指一下子伸进粥碗里,滚烫的温度令她下意识地抽回来。

     

      泼洒半身。

     

      乔怜不是不饿,也不是一心求死。

     

      她只是——端不稳,拿不起,放不下,也……看不见了。

     

      三楼堕下,脑部淤血,终是以压迫的方式,夺去了她的视神经。

     

      她睁开眼睛的瞬间,就意识到那个残忍的现实。

     

      那一刻的乔怜,没有绝望也没有崩溃。她只是在想,当年的荆楚瑜是怎样把笑容绽得如此乐观而美好呢?

     

      他是个那么善良那么正直的男人,如果知道晓琳是因为——

     

      他心里得多难受?

     

      乔怜深吸一口气,抱着半倒的粥碗,一口口咽进干涩的喉咙。

     

      只是她不知道,此时的荆楚瑜就站在门口,始终没走。

     

      “你的眼睛…….”荆楚瑜倒吸一口冷气。

     

      乔怜的肩膀蓦然抖了一下,粥碗咣当一声坠地。她慌乱翻身下床,瓷片压在她单薄的手掌和膝盖上,痛到几乎不能呼吸。

     

      “我没事,”乔怜摇摇头,“只是看不太清而已。”

     

      没有人比荆楚瑜更了解那种独自直面黑暗的无助感,痛觉在失去方向和色彩面前,早已显得麻木而微不足道。

     

      看着乔怜那双黯然无神的眼眸,他动唇吞咽了一下,最后挤出两个字——

     

      “报应。”

    《似水伊人缠我心》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雪月文学

    回复小说名字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005 我可以自己生活

    “荆少,乔小姐这个情况说复杂也不复杂。她的眼睛本身是没什么问题的,看扫描光片,这一块血肿压迫的位置的确是视神经。应该是这个原因造成的短暂式失明。不过——”

     

      “不过什么?”荆楚瑜冷着脸色,听着。

     

      “不过,就像您少年时的眼疾一样。血块同样是因为外伤撞击积压颅内导致,有的人运气好,三五个月就复明了。也有的人……像您当初,可是十几个年头都——”

     

      荆楚瑜心里有数。

     

      自己失明是因为父亲生前得罪仇家造成的一场车祸,同样外伤后遗症,同样的风险位置不利于开刀。

     

      后来拖了一年又一年,眼球局部神经被压迫坏死,甚至连国外的医生都说——要想有生之年再见天日,除非眼球移植这一条路。

     

      荆楚瑜觉得自己是够幸运的,他等到了血型合适的捐赠者,也等到了这场成功的手术契机。

     

      从国外康复回来,他以为他眼前明亮的未来终是抵不上乔怜那无数次只能出现在梦里的笑容光鲜——

     

      可最后,他等来的竟然是家中突逢变故的惨寰。

     

      他没能看到乔怜美丽的笑容。

     

      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被告席上,她像修罗一样冷血无情的认罪。她的眼神那么清冷,她的表情那么陌生。

     

      有时候荆楚瑜宁愿相信,这不是陪自己从小到大的乔怜。他的乔怜,应该是善良而又有爱心的,她甚至应该是已经为了救晓琳而一并丧生在了那场火海里。

     

      乔怜……

     

      “所以,你的意思是,她也有可能永远看不见?”荆楚瑜拉回记忆,直视医生。

     

      “不排除这种可能。”

     

      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作响,荆楚瑜看着上面的来电显,深吸一口气。

     

      “喂,妈……”

     

      “楚瑜你这几天都在忙什么啊?罗雅下个月就要回国了,婚礼的事安排了没啊?”

     

      电话是妈妈宋美娟打过来的,荆楚瑜抬起手表看了眼日历,不由得皱紧眉头。

     

      “唔,最近生意比较忙。”

     

      “楚瑜妈知道你心里有放不下的结,可不管怎么说罗雅是因为咱家的事才受了那么大的伤害。她是个好姑娘,你不能辜负她知道么?

     

      我已经叫你何叔把事情统一操持了,等罗雅回去,你们赶紧登记去。早点给妈抱个大胖孙子!”

     

      ***

     

      六月的雨,淅淅沥沥。乔怜坐在床头数水滴也数回忆。

    似水伊人缠我心小说在线阅读,似水伊人缠我心免费全文阅读

      吱嘎一声门开响,她只用第六感就能判断是医生护士还是荆楚瑜。

     

      “你……能放我走么?”每次他来,她都会这样问上一句。

     

      “你想去哪?”荆楚瑜冷冷道。

     

      “我可以自己想办法生活。”乔怜咬咬唇。

     

      她只是习惯了坚强落寞和不依靠。即使盲了双眼,也不愿再在这个屋檐下窒息。

     

      “回红狐狸么?”荆楚瑜嘲讽道,“躺在下面伺候男人,眼睛看不见也没关系是不是?”

     

      乔怜:“……”

     

      眼前的女人就像一块揉不碎的棉花,又软又腻。任凭自己用多少力气倾注嘲讽来蹂躏——

     

      “明天一早,我让阿豪送你离开。”荆楚瑜有点烦躁,但压住了略显平静的声音。

     

      “你……不逼我了?”乔怜觉得这份如释重负太过轻而易举,简直让她无法相信。

     

      “我要结婚了,罗雅会搬进来。”荆楚瑜撂下一句话,转身而去。

     

      这五年多来,无论是面对着冰冷的锒铛还是置身于无奈的风月。咬紧牙关的乔怜只把这一切痛苦加身,当做命里难逃的历练。

     

      她不知心疼为何物,是因为那个男人带给她的信仰太过强大。

     

      但是受伤也好流血也罢,终究比不上‘我要结婚了’这五个字来得轰顶绝望。

     

      乔怜空洞着双眼,刷不出来一点点矫情的泪水。

     

      荆楚瑜终究还是选择了罗雅。那个门当户对的白天鹅,那个深受宋美娟喜爱的富家女,那个蛇蝎——

     

      不,她不能说罗雅蛇蝎心肠,因为爱情是一条没道理的单行道。

     

      她是在用自己的方式爱着荆楚瑜,罗雅又何尝不是呢?

     

      ***

     

      “阿怜啊,这间公寓的配套可都是全新的。这客厅,又宽敞又明——”

     

      一个亮字差点噗出唇,丽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忘了你看不到了。”

     

      乔怜勾了下唇,说没关系。

     

      “那个,要没什么事你赶紧收拾收拾休息吧。我就不打扰你了,还有什么吩咐,尽管跟我说哈。”

     

      “丽姐你不用这样。等我安顿好了,就会搬出去,这公寓我住不起。”

     

      乔怜只伸手摸了摸真皮沙发上的质地,心里便有几分数了。她从小在荆家,见惯了奢侈的用度。

     

      “哪的话啊,”丽姐一拍巴掌,“这都是小钱,咱们姐妹谁跟谁呢?那个……在荆少面前,你看看,还得麻烦你多美言几句。”

     

      丽姐是风月场上的老手了,那天的事明眼人都看得明白。虽然她不知道荆楚瑜跟乔怜到底有什么过节,但那种只许我伤你千刀,不许别人戳你一指头的霸道,荆楚瑜已经宣示得淋淋尽致了。

     

      但乔怜心里只有苦笑。

     

      如果曾经的自己还能算是荆楚瑜的玩物,那么现在,她就只是个被人家玩腻了,捣烂了,扫地出门的废物。

     

      未来的人生不知还有多难走的路,不过好在——也许她的生命不算长了。

     

      这几天,肝区隐隐的痛。刷牙时又恶心又反酸的,她看不见,也不知道悲剧的面池里,有没有见过惊骇的红。

     

      ***

     

      独居而失明的生活,对乔怜来说并没有想象中难熬。

     

      在她跟荆楚瑜相处的那十年光景中,她早把自己的习惯感同身受地加在那个男人的缺陷上。

     

      她是他的眼睛,是他的双脚双手。是他生活中万不便到万便的阶梯,也是他回馈世界的真实笑容。

     

      乔怜用拐杖摸索着盲道,听耳边风鸣车驰,听周遭形色匆匆。

     

      她摸出身上仅有的一张银行卡,那里是她这些年微薄的积蓄。

     

      “你好,我要一件红色的连衣裙,嗯……大概给十六七岁的女孩。你帮我挑挑就行,漂亮一点的。”乔怜对商场的服务员说。

     

      “我还想问问,卖乐器的在几楼?嗯,就电子琴吧。”

     

      “你好,什么价位的呢?”对方见她是盲人,倒也十足热心地帮忙。

     

      用手指在裤线上稍微划了几笔算式,乔怜咬咬牙,不好意思地说:“就便宜点的好了,能不能一千块左右?”

    《似水伊人缠我心》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雪月文学

    回复小说名字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006 他是我的家人

    “小姐,我们这里的电子琴都是进口现货,价格稍微……要不然,你去隔壁的旧物市场看看?”

     

      “那,谢谢了。”乔怜微微羞红了脸。

     

      她积蓄有限,本想要在晓琳十八岁生日之前送她一架钢琴。现在显然已经是不可能完成的事了。

     

      可如今却连一架崭新的电子琴都——

     

      “阿怜!”就在这时,身后有人重重出手扳住了乔怜的肩膀。

     

      熟悉的方言,伴着老烟口的恶臭,让乔怜不由自主地皱了皱鼻子。

     

      “是你?你……你怎么在这儿!你不是跟那些人一样……逃走了么!”

     

      乔怜倒退两步,手一松,包和衣服陡然掉落。

     

      乔大山嘿嘿一笑,捡起乔怜的衣服钱包,一顿毫不客气地翻腾:“怎么?我不能来找你啊!你这丫头片子,自己逛商场买新衣,日子过得舒坦得很。不管你爹我死活了?”

     

      “还我!”乔怜上手就要去夺,登时扑空跌倒。

     

      “啧啧,颜色太新鲜了,你都多大了?穿着也实在不怎么合适嘛。”乔大山看着满地摸索的女儿,心下微微一沉,“喂,阿怜你眼睛怎么了?”

     

      “不用你管!”听声辨了位,乔怜一把抢过衣服,倔强地爬身起来。

     

      就算要做一条惹人同情的流浪狗,她也绝对不愿意在这个不要脸的父亲面前展现丝毫怂态。

     

      “你眼睛瞎了?”乔大山抬起五指,在乔怜面前晃了晃。

     

      女儿的眼睛,已经没有丝毫趋光的反应。

     

      “哎呦我的天,这可如何是好你说?我听说荆家大少不是把你包了么?你这是瞎了眼睛叫人给赶出来了吧?啧啧啧,阿怜,你这眼睛还能不能治?要花不少钱吧?”

     

      “闭嘴!”乔怜咬得嘴唇滴血,一双毫无方向的眸子里狠狠射出决绝与恨意,“乔大山你给我听好了,我这副样子你也看到了,身上早就榨不出一分钱。我已经替你做了三年牢,早就断绝关系了!”

     

      “怎么说话呢?”乔大山啐上一口,把乔怜如拨浪鼓似的用力推到隔壁的小巷子里,“我是你爸!我生你养你容易么?你现在瞎了眼,我不管你谁管你?再说了,你那个牢,也不能算是替我坐的对不对?

     

      阿怜,你说荆家那个小丫头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是不是还活着哩?你是不是知道她在哪,咱们拿她跟荆楚瑜谈判去,少说也能再讹他个十万八万——”

     

      “乔大山还是不是人!”乔怜像头发怒的豹子,凭着些些感官的方位,冲乔大山撞去,“晓琳还是个孩子,你怎么能下得了手!”

     

      “你个蠢货,脑子也瞎了啊?当年那事能怪我么?我就是一拿钱办事穿针引线的。真正的坏人,是他荆——”

     

      “你闭嘴!”可怜乔怜话音未落,后脑的长发便被乔大山一把拽扯在手。咚一下晃倒在地,跌得她五脏六腑都要移位了。

     

      “你个臭不要脸的,跟你那个短命的妈一样怂!也不好好照照镜子看看自己这德行,真以为荆楚瑜人家能看上你啊?我告诉你,那上流社会的人,一贯爱干下流的事儿。只要你爹我手里有把柄,保管荆楚瑜好好养我们后半辈——”

     

      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出口,乔大山只觉得视线倒错,如山的压力从窄巷子两侧跻过来。

     

      “荆少……我……我我我……”

     

      听到父亲近乎颤音一样的抖索,一股熟悉的古龙水味钻进乔怜的鼻息。

     

      荆楚瑜以前从来不用香水,他身上总带着阳光晒过的干净洗衣液的味道。

    似水伊人缠我心小说在线阅读,似水伊人缠我心免费全文阅读

      大概是这些年,他入了道,染了血,身上的戾气太重了吧!

     

      “阿豪。”荆楚瑜轻轻抬了下手,叫阿豪的保镖应声上前。

     

      虬枝一样粗壮的手臂刹那间架住了乔大山的天灵盖和海底颌!

     

      “荆少!饶饶饶……饶命!我我我……”

     

      咔嚓一声,就像虎口轻轻揉碎了胡桃。乔大山头一歪,像个破烂假人一样被甩在墙面上。

     

      荆楚瑜不是没想过,当年通风报信引人绑架晓琳的混蛋,应该是乔怜那个不要脸的老父亲才更说得通。

     

      可是对他来说,乔怜一次次的隐瞒和包庇,比同罪更可恶。

     

      他爱她爱得恨不能奉出自己的一切,她却连一句真话……都咬着不放松。

     

      ***

     

      “你把我爸爸……杀了么?”

     

      陌生的公寓,暖暖的阳光稳过实木地板的纹路。

     

      乔怜抱着那条红色的连衣裙,瑟瑟了肩膀上未尽的惊恐。

     

      她心里是很知道的,荆楚瑜说是放她走,其实压根没那么容易。

     

      “你很希望他死么?”荆楚瑜袅袅一身烟圈,嘴角扯出一丝嘲讽的弧度,“是不是他死了,就没有人指控当初你是否知情了?”

     

      乔怜:“……”

     

      荆楚瑜从来就不愿相信乔怜是为了钱才做那么伤天害理的事。

     

      从一开始到现在,一个字都不愿相信。

     

      “你明知道是乔大山做的,所以你宁愿顶罪?宁愿缄口不言?你是不是觉得,这样子特别委屈,特别能让我同情你理解你?甚至后悔对你所有的折磨和伤害?

     

      可是乔怜,你知不知道这样的你简直让我更恶心!他是你爸爸,晓琳就不是我妹妹了么!像他那种只会吃喝嫖赌的社会渣滓,他有什么资格为人父,有什么资格——”

     

      他想,他给了乔怜五年的时间。只希望她能亲口说出事情的真相,哪怕她哭着求他,哪怕她辩解一句那不是她的本意。

     

      可是乔怜什么都不说,任凭他挥刀下去,用一地的血浆拼凑两人再也续不回的缘分。

     

      与其说荆楚瑜是恨着乔怜的,不如说他恨着那个一片真情倾覆过去,却换不来她一句‘爱’的颓败感。

     

      “他是我爸爸,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夕照散去。

     

      客厅里没了金色,对白镀上冰冷。乔怜张了张嘴,慢慢地说。

     

      “是么?我一直以为,只有我才是你的家人。只有我……才能让你无论发生什么都能不离不弃……”

     

      荆楚瑜的手有点颤抖了,眼圈也有点红了。

     

      不过没关系,今天的乔怜……再也看不见他的脆弱了。

     

      乔怜的心猛然抽痛一瞬,她摒了摒呼吸,只觉得汩汩酸楚夹杂着腥气一应上涌。

     

      “血缘关系是割不断的。即使他……们做了再坏的事,家人就是家人……”

     

      家人犯了错,可以恨可以怨,却不得不咬着牙原谅,咬着牙背负代价的那一刻,一定是非常难受的。

     

      乔怜已经体会够了。

     

      所以她不想让荆楚俞有更深更重的体会。如果,他知道了事情背后那极尽残忍的真相——

    《似水伊人缠我心》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雪月文学

    回复小说名字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