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国际娱乐城,亚洲国际娱乐城官网

唐糖小说完整版,爱情苦涩,佳人如蜜最新章节目录

评分:10分
  • 类型:耽美小说
  • 热点:小说,全文
  • 扫一扫微信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爱情苦涩,佳人如蜜唐糖最新连载小说,爱情苦涩,佳人如蜜最新章节免费阅读,该小说主要讲述了唐糖尝尽了世间的酸苦 ,她以为她注定孤独一生,不料蓦然回首,他还在原地...

    爱情苦涩,佳人如蜜唐糖最新连载小说,爱情苦涩,佳人如蜜最新章节免费阅读,该小说主要讲述了唐糖尝尽了世间的酸苦 ,她以为她注定孤独一生,不料蓦然回首,他还在原地......更多精彩章节请点击爱情苦涩,佳人如蜜小说阅读全文吧!

    爱情苦涩,佳人如蜜小说全文已出。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小宝 ,回复小说名字即可阅读完整版。

    以下章节为精彩章节试读,阅读全文请关注公众号。

    第4章 你是我的了

    “是她放荡下贱,害得我方家的种没了,只叫她净身出户都还是轻的!”方锐聒噪的声音源源不断地涌入唐糖的耳朵,为什么她死了都还要受到方锐的荼毒?

     

    唐糖不耐地睁开眼睛,阳光从被风吹开的窗帘缝隙中溜进来,洒在唐糖被纱布绷带包扎好的脑门上,闪闪烁烁,让她习惯黑暗的眼睛有些睁不开。

     

    她不是死了吗?

     

    她的孩子呢?

     

    一切像是回到了原点,她还是躺在这个病床上,在清醒过来的第一时间四处张望,寻找着不知所踪的孩子。

     

    眩晕感和头顶上隐隐作痛的伤口提醒着她一切都真实发生过,只是,为什么她活了下来?

     

    她害死了自己的孩子,怎么可以活下来?

     

    这个念头一涌上来,就盘踞了唐糖的脑海。她盯着手背上重新扎入的输液针,轻车熟路地拔了出来,却感觉不到一丝疼痛。针头带出的殷红色的血液在空气中划过一段完美的弧度后落在雪白的床单上,刺目而又透着危险。

     

    唐糖颤抖着将输液管绕过自己的脖颈,现在只需用力往两边一拉,她就解脱了……

     

    寂静的病房让门外的声音越发清晰——

     

    “证据已经摆在这了,还用得着我多说吗?你女儿挺着个大肚子背着我偷人,照片都发到我手机上了,她水性杨花弄死了孩子,那是报应,我没找她算账就不错了,让她净身出户已经是留足了情面!”方锐扯开了嗓子狡辩,他的声音从没有比此刻更难听的了。

     

    唐爸看着照片里大着肚子的女儿和一个男人纠缠在一起,始终不相信那是真的,气得直哆嗦,“姓方的,你少血口喷人,我女儿可不是那种人,你别拿这些合成的照片糊弄我,我还没老糊涂!”

     

    唐糖甚至都不需要亲眼目睹,就能猜到方锐的嘴脸,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他是不是很得意?

     

    唐糖拽着输液管的手松了松,意识回笼,是方锐给她下的药,是方锐害她差点被人侮辱,是方锐害死了她的孩子,现在,是方锐拿着他亲手拍下的她不堪入目的照片来变相羞辱她爸妈,一切,都是方锐造成的!

     

    该死的人应该是方锐才对!

     

    “什么合成的?你拿这照片给专业人士看看,也好让您二老好好看清你女儿的真面目,什么善良清纯,就是个不知廉耻的骚货!”门外的方锐还在喋喋不休,刻意加大的音量大有让唐糖身败名裂的架势。

     

    熊熊燃烧的怒火,蔓延至唐糖全身,她枕边人的真面目直到这一刻她才看清,亏她还爱他至深,倾尽所有,到头来就得来个“不知廉耻的骚货”的名号?

     

    唐糖的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只要一想到曾经和方锐的亲密无间,她就直觉一阵恶心。

    唐糖小说完整版,爱情苦涩,佳人如蜜最新章节目录

    她幽幽地将环绕在她脖颈处的输液管慢慢抽离,连接着输液管的针头一下下划过她的掌心,让她保持清醒。

     

    方锐突然闯入,“这人不清醒着吗?什么身体虚弱,休想用这种借口拖延时间!不管怎么样,我方家容不下放荡的女人!”

     

    唐爸最宝贝的就是这个女儿,又怎么可能让方锐一而再再而三地出言不逊,“我打死你个小畜生!”唐爸依言就扬起了拐杖,唐妈不想正中方锐的下怀,连忙拦下了唐爸的动作。

     

    方锐见状,更是有恃无恐,“你敢动手我就让你和你下作的女儿吃不了兜着走!”

     

    这下不止唐爸气愤,连一向顾全大局的唐妈也忍无可忍,“我当初就是瞎了眼才会把蜜儿交给你这个白眼狼,你滚,滚出去,我家蜜儿不想看见你!”

     

    “只要签了离婚协议,你们求我来我都不来!”说着,方锐从公文包里掏出两份他已经签上字的离婚协议书。

     

    原来他早就把离婚协议都准备好了,那么昨天的计划他是从什么时候就开始准备了呢?

     

    “爸,妈,你们出去吧,我和他的事,我想自己解决。”她的婚姻是她自己选择的,怨不得任何人,遇人不淑的苦果,也只能她自己咽下去。

     

    唐爸唐妈还想说什么,却被唐糖打断,“求你们了,出去吧。”

     

    唐爸唐妈无奈,帮唐糖按下床位下的按钮,将唐糖从卧位调整为半卧位,仔细为她掖好被子,才出了病房。

     

    方锐和唐糖相顾无言,事情的真相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那些难听的话,一开始准备好的说辞全都梗在了喉咙。

     

    他何尝不知他的小妻子根本就不是他口中所说的下作荡妇,可正因为她一点错都没有,所以他只能用这种办法离婚,逃避赡养和过错方的责任。

     

    “你和那个女人有多久了?”唐糖问,尽管她连那个女人是谁都不知道。

     

    方锐知道唐糖早就意识到他的出轨,可她从不问,他也绝不承认。就这样自欺欺人,直到她无意间看见了抓痕,直到他的情妇想要扶正。

     

    方锐环顾四周,没有发现异样,“你不会装了录音机想坑我吧?”这是计划的最后一步,绝不能功亏一篑。

     

    唐糖想笑,笑她对方锐掏心掏肺,却连一丁点信任都没有赚到。

     

    “你别多问了,签了离婚协议,对大家都好。”方锐有些不耐烦。

     

    “我要是不呢?”唐糖眼神凌厉,直勾勾地瞪着方锐,和之前判若两人,“你还没有看见过我们的孩子吧?我抱过他,是个儿子,你不是一直想要个儿子给你老方家传宗接代吗?”

     

    “就因为你下的该死的药,就因为你把我推到别的男人的怀里,就因为你的卑鄙无耻,就是因为你!是你让我们的孩子没了!一生下来,就没了!”唐糖一声声的控诉,愤怒的眼神恨不得将方锐千刀万剐。

     

    可她只能控诉,用对方锐而言不痛不痒的方式声嘶力竭地嘶吼。

     

    “如果你非要把事情闹大,你捞不到半点好处。”方锐无动于衷,“我不会让你有一丁点胜算,你应该懂我意思。”

     

    方锐能冒那么大的风险设计这么一出,也绝对会善后干净,无后顾之忧向来是他的作风。唐糖懂。

     

    “你爸身体又不好,你早就没有收入,你要真拿着你妈的那点退休金打场毫无胜算的官司,闹得人财两失,何必呢?签了字,净身出户,一刀两断,对大家都好。”

     

    说起来倒像是他大发慈悲给了唐家一条生路,她是不是还得谢谢他?

     

    “况且,”方锐补充道,“你的照片还在我手里,你清楚那可不是合成的,如果不想你爸妈抬不起头,最好现在就签字。”

     

    “你——”唐糖咬紧牙关,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分析得头头是道,他抓住了她的软肋,她根本就没有选择,“我签!”

     

    她接过喜不自胜的方锐递过来的离婚协议,在末页坚定地签下自己的名字,力透纸背。

     

    被拔了针头的手背血迹还未全干,唐糖用拇指沾上点血迹,在名字上方用尽全力“烙”下自己的指印。

     

    方锐头也不回地离去,一如她签个字盖个印就没了的笑话般的婚姻。

     

    唐爸唐妈再次进入病房,来到唐糖跟前嘘寒问暖,谁也没有注意到藏匿在洗手间门后的一抹身影——

     

    “蜜儿,从今往后,你是我的了!”

    爱情苦涩,佳人如蜜小说全文已出。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小宝 ,回复小说名字即可阅读完整版。

    第5章 想要报复吗

    莫一言悄然打开洗手间的门,神不知鬼不觉地隐身出了病房。

     

    从唐糖抓住他的裤脚,求他救救她的孩子那一刻起,他就在她身边寸步不离。她为了个人渣和死去的孩子就轻生,用他人的过错来折磨自己,他看在眼里心如刀绞。

     

    方锐闯进病房的时候他正在洗手间,听着那些不堪入耳的诋毁他火冒三丈,听着唐糖同意签字离婚他欣喜若狂。

     

    他就这么阴险地躲在角落,将唐糖的失望妥协愤怒痛恨尽收眼底,却并不打算出手相助,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唐糖彻底死心,他才卑鄙地有机可乘。

     

    他甚至有一丝窃喜,窃喜着一切都如他所想,唯一的偏差就是无辜的孩子。

     

    就一次,他只自私这一次,让唐糖再次回到他的身边,尽管她早已将他忘得一干二净,哪怕她知道后会恨他。

     

    身后的病房里传来唐爸的叹息和唐妈的低泣,唯独受伤最深的唐糖没有半点声响,莫一言不听不想,大步朝前。

     

    “莫医生,17床的那个唐小姐的老公走了吗?”迎面而来的实习小护士怯生生地问,她的老师就是17床唐糖的责任护士,方锐来的时候就以唐糖的老公自居,然后放开嗓门大大咧咧地骂难听的话,所有的护士都敬而远之,只当是老公捉奸之后要离婚。

     

    “不是老公,是前夫。”莫一言纠正,“她前夫想要离婚所以故意来闹,她是个好女孩。”

     

    小护士听着这话,怎么莫医生像是在维护17床?

    唐糖小说完整版,爱情苦涩,佳人如蜜最新章节目录

    “莫医生认识17床的那位唐小姐吗?”小护士见莫一言对待17床病人的状态不似往常,提着胆子又八卦地多问了句。

     

    “嗯。”莫一言似笑非笑,何止是认识,她可是他小时候每次玩过家家时的小妻子呢。

     

    小护士惊了,莫医生这怀春脸是怎么回事?不会是看上17床了吧,不是刚没了孩子还离了婚吗?

     

    要知道莫医生可是院长花重金从国外挖回来的,虽然来医院才三个月,可这名气技术早就在医院传开了,多少单身女对他垂涎欲滴他都不为所动,原来是好这一口?

     

    莫一言对于小护士的吃惊脸不予理会,他的心思从不需要所有人都懂。

     

    当年他留在国外就是因为得知了唐糖结婚的消息,不想看见心爱的人和别的男人你侬我侬,也不想亲手毁了她想要的幸福,所以他选择不再参与她的生活。

     

    可这么多年他始终放不下,旁敲侧击、托人打听只为知道她的近况,直到他无意间得知方锐出轨的消息,他知道,他的机会来了。

     

    “莫医生——莫医生——”一阵急促的呼喊声传来,“17床、17床……”

     

    护士的话音未落,莫一言早已不淡定,只要是关乎她的事,他就不再是那个见过大风大浪、生离死别而处变不惊的莫医生了。

     

    匆匆赶到病房,只见一辆推车推着不省人事的唐爸爸前往治疗室。

     

    透过人群,唐糖焦急地看着朝着推车的方向张望,莫一言松了口气,幸好她没事!

     

    可唐糖此刻却希望有事的是自己,她后悔万分,早知道唐爸听到真相后会有这么大反应,她就不该坦白。

     

    视线在空气中交汇,莫一言无声地说了句:“有我在。”他知道,她能懂。

     

    唐糖接收到那句无声的安抚,一如死灰的内心竟晕开一圈圈涟漪……

     

    庆幸的是唐爸只是因为情绪激动血压上升而造成的短时间晕厥,没有什么大问题,唐妈在唐爸身边看护,安抚唐糖的重任就自然而然地委托给了莫一言。

     

    “谢谢。”唐糖听完莫一言关于唐爸病情的转达,绷紧的神经总算松了一些。

     

    莫一言看着唐糖客气疏离的态度,有些不是滋味,可一想到她经历的那些,就只能沉住气。毕竟她现在连他是谁都不知道,总不能吓着她。

     

    想开了,莫一言也就耐着性子和他觊觎已久的姑娘“慢慢”相处,“应该的,这本来就是医生的职责。”

     

    “不止是这次,”唐糖的视线移向莫一言的皮鞋,“我认得这双鞋子,是你救了我,谢谢。”

     

    “就只是认得一双鞋吗?”莫一言心里这样想着,不料嘴上也说了出来。

     

    唐糖一愣,不明白莫一言这话的意思。

     

    说出来的话又不能收回去,莫一言懊恼地叹了口气,索性把话说开了,“你真不认识我了?”

     

    那是应该认识你喽?唐糖思索着莫一言的潜台词。

     

    她盯着莫一言的脸仔细想了想,好像有点熟悉,但实在是没什么具体印象。只是依稀记得她刚醒来的时候,他有抱着她,叫她……蜜儿?!

     

    这个小名只有她家里人和方锐知道,可方锐嫌这名字太肉麻,从来没有这样叫过她。至于眼前的人,爸妈好像叫他小莫,可她记得好像没有什么远房亲戚是做医生的吧?

     

    “我叫莫一言,你好好想想。”莫一言友情提示,眼神里充满希冀。

     

    唐糖越发感觉压力山大,实在是想不起来,只能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好像把脑子撞坏了,你直接告诉我吧。”

     

    莫一言就知道没戏,可目及唐糖缠着绷带的脑门,那点失落也就不值一提。

     

    “你慢慢想,我不急你。”只要你别再做傻事,伤害自己,哪怕一直都想不起来也没有关系。

     

    唐糖自然是不会知道莫一言那些未说出口的话,只当是她忘记了一个有过一面之缘的普通朋友,当事人不介意,她现在也没有什么叙旧的闲情。

     

    唐糖一时间找不到话茬,尴尬的沉默就这样弥漫在空气里。

     

    “额……”唐糖想了想,“能不能再请你帮我一个忙?”

     

    莫一言求之不得,“你说。”但也不能表现得太过热情。

     

    “能不能帮我拿一下住院费用清单,我想看一下。”她净身出户,没有工作也没有存款,以后的收支得有计划才行。

     

    从结婚开始,家里的存款就由方锐收着,她怀孕辞职没有收入,生活费就只能管方锐伸手。当初觉得只要相爱什么都没必要计较,可现在想来,只怕方锐那时候时刻留着一手。

     

    莫一言怎么会不明白她的心思,“你恨他吗,他这样对你。”

     

    恨?感情的事情不能强求,你情我愿本就是俗常,这些唐糖都明白。她从来都不图什么,可方锐却为了那点没有担当的私心而这样设计她,如果她没有逃出那个地狱般的巷子,后果不堪设想,她怎么可能不恨!

     

    唐糖咬牙切齿,可再恨,她又能怎么样?

     

    莫一言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一脸阴鸷,“想要报复吗?”

    爱情苦涩,佳人如蜜小说全文已出。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小宝 ,回复小说名字即可阅读完整版。

    第6章 爱是克制

    报复?

     

    唐糖不止一次想过。

     

    可她不觉得她有什么可以让莫一言有利可图,如果只是单纯地想要帮她……怎么可能!

     

    唐糖只当莫一言是从唐妈那得知她的事情,可不管他是以什么身份来关心她的遭遇,都没有立场插手她的私事。

     

    “莫医生救我一命我已经很感激了,其他的,就不麻烦莫医生了。”

     

    唐糖竖起了自己的高墙,拒绝来自外界的任何同情,更何况是“报复”这种足以让她迷失自我的能量。

     

    见唐糖的态度,莫一言就知道是他太心急了。

     

    “嗯……”莫一言在大脑中努力搜索他准备了三个多月和唐糖打开话匣的腹稿,可憋了半天,蹦出一句,“我不是坏人。”

     

    多么莫名其妙又苍白无力的辩解。莫一言自己都想把自己脑子砸开看看里面都装了些什么。

     

    “我的意思是说我是想真心帮你,没别的目的。你前夫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不该就这样逍遥法外。”莫一言为了防止唐糖对他的印象更加恶化连忙解释道,末了还加句,“我是听阿姨说起才知道你的事。”这谎说的眼睛都不带眨的。

     

    “嗯。”唐糖点点头答应了句,她有自己的打算,并不想多说。

     

    可考虑到莫一言算是她的救命恩人,出于礼貌也该把话解释清楚,“我的事情我想自己处理,也可以处理好,莫医生的心意我领了,可我不想把无关的人牵扯进来。”

     

    无关的人?他现在只是无关的人?

     

    虽然早有这个觉悟,可由唐糖亲口说出,莫一言还是不可避免地感到受伤。那些在他心里积蓄已久的话再也说不出来。

     

    空气再一次安静,唐糖见愣在床边迟迟不走的莫一言,一时间也想不到该怎么下逐客令。

     

    窗外的霞光如梦幻般嫣红,唐糖不自觉地闭上双眼,沉浸在这抹静谧的柔光里,忘却了周身的一切,分不清此刻是清晨还是黄昏。

     

    莫一言像是被定格,就那么痴迷地看着眼前带着浅笑进入梦乡的姑娘一动不动,带着他久别重逢的庆幸和失而复得的珍惜。

    唐糖小说完整版,爱情苦涩,佳人如蜜最新章节目录

    “既然你忘了我,那就让我们重新认识吧。”莫一言的声音几不可闻,他只是说给自己听……

     

    第二天,唐糖留在方锐家里的一切物品就被快递送至医院病房。大至四季的衣物小至用过之后舍不得丢留着刷鞋边的牙刷,动作之快物件之齐全令人咋舌。

     

    唐糖盯着那两箱子衣物和用过的洗漱用品,比起寒心,她更在乎的是——在翻遍所有行李,回忆所有琐事之后,她连半毛钱存款都没有,还真是身无分文!

     

    在住院的日子里,唐糖每天就拿着一摞发票清单,反复确认上面的数目,在计算机上统计着支出和余额,不厌其烦。

     

    “妈,要不我还是出院吧,回家休养也是一样的。”唐糖考虑再三,不止一次地向唐妈提议。

     

    “在家哪能一样啊,住院费有小莫担着呢,不着急还。你好好调养调养身子,你遭了那种罪可得好好养养。”唐妈忙活着手上正织着的毛衣,说得风轻云淡。

     

    唐糖心中的疑虑更深了。

     

    唐妈不是那种喜欢麻烦别人占人便宜的市井大妈,她从事小学教育行业几十载一直都是评优评先,自己女儿的住院费用让一个外人负担的事情她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可不知莫一言究竟做了什么,唐妈二话不说地听从他的安排,让唐糖安心住院,一切费用全由他负责。连被气晕的唐爸都对莫一言夸赞连连,默许了他的做法。

     

    “妈,那个莫一言究竟是什么人,怎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唐妈先是意味不明的一笑,接着故作神秘地说道,“你自个慢慢想,想起来了你就知道了。”

     

    唐糖:……

     

    应该只是一面之缘吧,毕竟她记性不差,从来只对不在乎的人转眼就忘,可是,莫一言怎么会知道她的小名啊,还叫得那么顺。

     

    思来想去没有头绪,唐糖还是决定放弃,捧着手机投入到找工作的大业中,好尽快把钱还给莫一言,她不想欠任何人人情。

     

    “今天感觉怎么样?”说曹操曹操就到,莫一言推门而入,满面春风。

     

    唐糖迎上他的目光,又想起了经过她反复计算的那串数字,“莫医生,我什么时候出院,再住下去钱我都还不上了。”

     

    “我不急着用。”莫一言勾着唇,笑意不达眼底,控制着语速,收敛着情感,像普通朋友一样和她搭腔,避免造成她的负担,防止她拒人于千里之外。“不过从精神状态和化验结果来看,你是可以考虑出院了,下午就办出院手续吧。”天知道他有多想就这样一直把她留在身边。

     

    唐糖的胸中瞬间涌起刑满释放般的兴奋。只是这股兴奋不仅仅是因为出院,还关乎那件她一直想做却没来得及做的事情。

     

    她的任何表情都没有逃过莫一言的眼睛。趁着唐妈为唐糖收拾行李,莫一言走到唐探跟前,“有什么需要帮忙的给我打电话。”虽然他很清楚唐糖不会这样做。

     

    唐糖只当莫一言是客套,随口答了句“好”。

     

    曾几何时,他为了等她的一句“好”,在公园的长椅上守了一天一夜,却未果。

     

    而今,虽不是同一件事,可这一个字依然让莫一言心花怒放。

     

    唐爸去办手续,唐妈陪着唐糖收拾东西。

     

    终于换下病号服,唐糖拿着自己的衣服穿上,却发现衣服穿上身后竟空空荡荡,明明之前穿着很合身的呀。

     

    唐糖低头一看,自己的足尖就在眼前,再没有遮挡。

     

    她才意识到衣服加宽加大的下摆再无用武之地,她的孩子已经永远的离她而去。镜子中那个瘦削单薄的人,才是现在真正的她,形容枯槁,看不到希望。

     

    可即便如此,她还是要去证明真相。

     

    出院手续异常顺利,莫一言眼睁睁地看着唐糖坐上回家的车,连想要追上去挽留的借口都没有。

     

    他以为只要她离婚了他就有机会,他猜到了过程必定艰辛长久,但没猜到她会把他忘得一点记忆碎片都没有。

     

    或许结局从很多很多年以前就已经注定,注定他只能远远地看着她,看着她嬉笑怒骂,看着她恋爱成家,想要靠近却不得法。

     

    “可是蜜儿呀,我是真心想对你好啊。”他自言自语。

     

    时光因为没有唐糖的存在而流逝得无比缓慢,莫一言一遍一遍擦拭着手机屏幕,期待着唐糖哪怕是因为按错而拨来的电话。

     

    早知如此,就不该用住院费控制唐糖和他的联系,换成需要频繁交流的方法该多好。

     

    莫一言懊恼着,可视线还是停留在屏幕上不愿移开。

     

    突然手机一震,莫一言一个激灵差点就把手机摔地上。滑动解锁,果然是唐糖发来的信息:“附近饭馆”。

     

    “附近饭馆”不是他救唐糖的地方吗,她去那干什么?该不会是……

     

    莫一言不敢再想下去,火速脱下白大褂,就朝着医院外奔去。连护士提醒他还有一台手术的话也置若罔闻。

     

    莫一言拨打唐糖的电话,却是无人接听。心急如焚,莫一言恨不得一脚把油门踩到底。

     

    在避过车辆和行人之后,莫一言也不管什么违章限速,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附近饭馆”。但却不见唐糖的踪影。

     

    电话还是没有接通,巨大的恐慌源源不断地漫上心头,他已经失去了她一次,不想再失去第二次!

     

    以饭馆为中心,莫一言在四周不断寻找。终于,在那个噩梦般的小巷深处——

     

    “蜜儿!”莫一言一个箭步将窝在墙角的唐糖揽进怀里,“别再离开我!”那股恐慌并没有因为唐糖的出现而消退,反而愈加浓烈,烈成酒,能断肠。

     

    清新的沐浴露香味从莫一言的身上散发至唐糖的鼻腔里,唐糖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定。

     

    方才的恐惧和绝望突然之间烟消云散,她贪恋着这个怀抱,将脸埋进他的胸膛,唯一的念头是让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没有方锐的无情,没有那个叫江萱的女人阴险的嘴脸,没有处心积虑的阴谋……

     

    莫一言感受到胸前的濡湿,才发觉唐糖再已泣不成声。

     

    莫一言一下一下抚着唐糖的后背,“没事了没事了,都过去了。”除此之外,他不知道此刻的他还能做什么。

     

    “我做错了什么,他们要这样对我?”唐糖捶着莫一言的胸口,问着她早已知道答案却不敢正视的问题。

     

    她的力道不轻,莫一言懂她的苦,“你没有错,错的是他们。”眼中的阴狠一闪而过。

     

    爆发的情绪汹涌而至,唐糖恨不得将方锐千刀万剐,可她不能,她什么都不能。只能在这个陌生却安心的怀抱宣泄着她压抑已久的愤恨,而后强行释然,催眠着自己要学会看开。

     

    莫一言也不说话,只这样抱着她,她捶他,他受着;她哭泣,他陪着。这样的场景他幻想过无数次,可真到实现的时候,他宁愿她永远都不要哭泣。

     

    她哭累了,抽泣的声音小了下来,他用手捧起她的脸颊,用额头抵着她的额头,让两人的呼吸交缠在一起,想吻,却不能。 

    爱情苦涩,佳人如蜜小说全文已出。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小宝 ,回复小说名字即可阅读完整版。